2011年7月3日 星期日

廿五萬比零

七一遊行,警方聲稱人數不過五萬多,與主辦單位的廿五萬相距甚遠。
政權自欺欺人,不是什麼新鮮事,可是即使遊行當真只得五萬多人,難道政府就不用聽取這五萬多人的聲音?若說五萬人不過少數,筆者奇怪:何解不見有人自發組織遊行,支持遞補機制?現在五萬對零,誰勝?
當日反對財爺注資六千於強積金,未見有什麼大型遊行,政府就急急自打大喊通脹的嘴巴,急急派錢了事﹔今天遊行人數廿萬,政府憑什麼選擇性企硬?
回顧歷史,人民頂多只能分化政權與人民,而政權就熱衷於分化人民之間的關係﹔前者是多數對小數,後者是將多數打散﹔前者是反抗政權,後者是蓄意分而治之繫權永遠。由批評公投議員 玩野、以防 玩野之名剝削人民選舉權,以至藉口維穩容許警員行動太過,政權一直利用港人在如何迫逼政府上是進是退、是柔是剛的分歧,藉此分化大圍不滿政府的群眾,是故在官方口裡,永遠大數補細數,抗爭純屬小數,小數又妄顧多數等等,以逞分化大計,訕民賣港。
如票數籌足,政府將在七月十三日強行通過遞補機制,現時情況未許樂觀。或許你不滿若干人的抗爭手段,甚至對之嗤之以鼻,但別忘了手段迴異,目標始終相同 反對遞補機制。你可以稱那日的群眾的行動稱為 包圍立法會、 靜坐立法會、 聚首立法會、 圍攻立法會、“封鎖立法會,什麼都可以,可是不論手段為何,行動目的始終如一,始作俑者亦從來只有一個,大敵當前,執著於抗爭方式的分歧,只會放鬆了對政府的逼迫,枉費精力於內耗傾軋。七一三那夜,他有他叫陣高吭,你有你點上燭光默默反抗,是剛是柔隨心而至,各有分工便可。只要你肯到肯來,只要你身體力行,敢對政權說不,不容政權強加政見於你身強姦民意,就夠。眼見警察回回對示威者嚴陣以待,對家打手全力開砲扭曲民情,連對方都不敢視這些抗爭"冇用",你憑什麼認為自己無力抗衡政權,藉口撒手不管?

2 則留言:

浪子m: 提到...

第一句好似打錯字
八萬多

Tata 提到...

當天我們選擇參與遊行, 向政權說不!
晚上九時許, 遊行完畢, 我與幾位好友跟隨隊伍上禮賓府, 目的是希望繼續發聲, 爭取公義! 還有的, 是希望親身到現場, 感受事實, 不再輕信電視新聞片段!
後來轉到中銀大廈對出馬路現場, 已知道有數名靜坐人士在無警告下, 被胡椒噴霧射中, 正等待救護人員抬離現場; 人民力量的人士靜坐, 但很快已經有防暴警察, 共兩排包圍靜坐人士, 用盾牌撞向地下, 令氣氛突然緊張, 我們所有圍觀的市民都向警察喊著“冷靜! 冷靜!”!!
最可笑的是我們圍觀的群眾也被手拿盾牌的防暴警察包圍了數小時!
我們亦親眼看到警察刁難記者採訪, 目的顯然易見!!
有瑞士來港的遊客, 也與我們一起, 還表示這類的靜坐, 在瑞士時也發生, 但絕對不會動用這麼多的防暴警察!
其實眼前所見, 警方的挑釁行為, 示威一開始的和平克制, 電視沒有播, 警方也不會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