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 星期六

虛偽

有人問我:講到咁巴閉,點解你又唔同佢地留守?
一句就撕破我的假面具,我真的痛不欲生,試問以後點撈呀?
這些人,一知你走抗爭這條路,就容不了你按個人的能力或想法,去選擇一種自覺最合適的方法。他們只會拿著人家慣用及樂用的高調手段來質問你:你理念跟人家同夥,幹嗎就不跟著做,是不無膽?是否虛偽?對他們而言,我的想法及處境,無關重要﹔最重要是他們一心要"小",先想純以我的行為來推翻我的想法, 繼而隔山打牛,連坐其他同道中人,一口氣推倒整個運動。
我都支持保釣,卻沒誰兇我要上船前往釣島,學陳毓祥跳海 ﹔我支持八九民運,亦沒人罵我有種就上北京案件重演攪學運,不要留在香港談風弄月。社會運動,永遠有人因種種理由走在最前,我不跟,又或跟不了,這就是虛偽?憑什麼不許理念同歸的人互不侵犯,各走殊途,按個人意願及能力自行分工?只要議題義正辭嚴,只要必要時或敢宣之於口,或身體力行,堅持表態抗衡,以目標凌駕個人,什麼手段,都是好手段。
當年汪精衛行刺攝政王,未聞有人走在孫中山跟前:"x!我就夠薑殺人,你老孫敢唔敢,大砲車都咁響但又無膽做,學咩人話攪革命啊你,收皮啦!"
當然,對那些有心人,你只有全退和全去兩條路,全退就虛偽懦夫,全去就自私激進,這些人,一方面認定人家抗爭天真無知,螳臂擋車,但又同時指責抗爭行為會釀成什麼瀰天大禍,罪大惡極,既認定你雕蟲小技,又過獎你破壞驚人。如此思想分裂,不過純因看你不順眼,為小而小。說飽了,一切不過多餘。

1 則留言:

Tata 提到...

憎人富貴厭人窮的人, 看什麼都不順眼, 可憐虫一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