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日 星期五

七月一號 以步易暴

反智,往往是有心人別有用心的手段,如此看來,這些人的反智,倒是大智。與其說社會盛行反智,倒不如說大部份人本來就是失智,只是當今有更多渠道,令這些人勇於、樂於、忘於表現本來愚昧的一面。不是世風令他們蠢,而是他們從來未曾清醒過。
晨早聽了港台節目,謬論太多,不能不駁:
聽眾甲:今年七一沒議題呀,遊不了行…
答:今年日本沒刪改教科書,更無右翼學者高調說三點四,什麼議題都沒有,如何紀念南京大殺 呀?沒心情呀…
聽眾乙:胡溫其實深明民主政治乃無可避免,無奈黨裡制肘太多,所以不該太多指責…
答:阿叔,正正是因為大家不斷指責政權的保守勢力,保守派才會礙於民情,不致將胡溫(假如他們真的是改革派)吞掉,他們才敢談什麼民主政治,即使純粹口頭…
聽眾丙:沒有現政權,國土四分五裂呀…
答:清朝時代,外蒙是中國的,釣魚台是中國的,南沙是中國的,是那個殺千刀砸了清朝?呀,江東六十四屯呢?
聽眾丁:就是有現政權,中國才能廢除了許多不平等條約呀
答:…
聽眾戊:沒有現政權,哪有今天突飛猛進的經濟發展,人民何來生活改善?
答:今天的所謂經濟發展,建基於貪污腐敗,低人工,高物價,假貨品,賤傾銷,炒股炒樓,官商勾結,真正落袋基層寥寥,貪富懸殊惡勢加劇,是我們真的人在天堂,還是你不願置身地獄的現實?再者,所謂人民得以溫飽,阿叔,溫飽,是一個政權的基本責任,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何況你開口閉口說溫飽,究竟是你當真餓透至極,還是食不知飽?今日的繁榮,憑什麼說是政權恩賜的必然?相比對岸台灣,沒有現政權,我們需要為今天的繁榮行那麼多冤枉路,死那麼多無辜人嗎?
聽眾己:問題都是香港政府無能,管治無力…
答:奇怪,報章近日不是報導香港人投訴愛有大食大嗎?何解不去抗議無能政府背後的操作者…
聽眾庚:有些政客很民粹,要警醒呀…
答:真神奇,香港可以共粹,可以商粹,但民粹就是大禍?假如道理真的在民眾手中,民粹錯了什麼?何況香港現在根本就欠真普選,所謂民粹,會比共粹、商粹更危險嗎?政府屈服派六千大洋時,又不見你出來喊民粹?!作為被欺壓民眾的一員,竟然敢走出來故作獨醒,調轉鎗頭以民粹指責群眾,你人白做了否?
聽眾辛:現政權是不能取替,沒有誰可以代替它…
答:先不說我是不是要推翻它云云,這不代表我不能譴責它的行為,因為它聲稱代表我。又一怪奇:不是人會覺得遊行小貓三四微不足嘈喧巴閉,但又往往對遊行支持者咬牙切齒殺聲震天,當正漢奸來罵,究竟你是忌不忌憚?
聽眾壬:現在中國人在外國抬得起頭,有尊嚴呀…

答:人家小紅要你的是大洋呀,糟老頭…

總結:遊行與否,純屬個人決定,你可以不用跟人解釋,但也不該為極權敗政築牆增磚。你再勇猛,大紫荊獎章、人大政協、阿爺握手,都不會有你份。一句到尾,於我而言:七月一號,以步易暴。

過去,政權樂用人海戰術,今天,人海就是我們的法器!
主持甲:菲國人質事件死者獲追頒獎章…

答:人質…身不由己…身死…獲獎章…總覺得是有點侮辱和荒誕…



2 則留言:

AC 提到...

這些年來回歸紀念日己变成聲討政府的大日子。

高官們,你們應該反思群眾為何要選擇在這日子公開羞辱你!問問自己,到底做了什麽!

匿名 提到...

這個曾班子的高官全都是賣港求榮的奴才, 罔顧普世價值, 侵害法治, 官商勾結, 敗壞吏治, 破壞公務員中立, 經常擘大眼欺騙市民, 施政親疏有別, 不時拉一派打一派, 製造矛盾, 分化社會, 不少更私下與財閥勾結, 謀取延後個人利益, 毫無道德操守可言. 曾蔭權的劣績罄竹難書, 老懵董已經夠衰, 佢仲衰過老懵董, 應速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