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4日 星期六

悼念之輕重

有人云悼念流於形式和迷戀人數,沒新意。
如果將悼念看成跟政權鬥大、鼓勵國內同胞仿傚的樣版,司儀式的文稿、演唱會式的呼嚎,在所難免。
只是六四在天之靈,究竟是想要如此的悼念,還是有人身體力行,帶來改變?
過份將悼念晚會渲染成必去不可,又會否令大部份人以為年年悼念就是有份推動民主,真的做了一些實質的行動?單純悼念是否足夠?除了對同胞起示範作用,港人其實可否更上一層樓?
不求靠香港人引領變天,但至少不要浪費難得的自由和人權。
我都認同年年悼念,可以保持一種氣氛,但是如何將這氣氛化為動力,進而行動,就要靠群眾運動的攪手和民眾的自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