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七一

七一,去,純粹為自己。我知道,一個人,勢孤力弱,亦不曾對從殖民地走來的港人有太多祈望,然而成效或結果,從不是我唯一的考慮。我去,全然出於對道理和 民權的執著,就如我不能徒手促進世界和平,不等於我不用、不敢挺身譴責戰爭的暴行。做人,有所謂敢愛敢恨,我,敢對,敢認。

1 則留言:

Tata 提到...

絕對贊成! 我亦從來不敢輕視每一個人的力量! 哪怕別人怎看我, 對得住自己, 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