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原來我替補都不想要

一句到尾,人民有權投票,用不著政權替我之次第替補。我上回選了社民連,議員出缺,憑什麼阻我這刻想選民建聯?


要節省公帑,遣散所有政治助理及副局長,建少一條高鐵,敢向新界僭建徵收罰款直至拆盡為止…什麼都可以開源節流,偏偏就是莊嚴神聖、伸張民意的選舉是無可省、不容省,更遑論任一個民意早已直墮地極的政府,妄以民意之名剝削名權,讓少數人訕民賣直,加官升職?

諮詢傖倅、方案迭變、理由荒謬、態度專橫,一切足顯這個夕陽政府老早放棄、亦懶理什麼民意民情 – 反正它自覺從來沒錯,錯的永遠只有我們這幫受反對派愚弄、居心不良、阻頭阻勢的“少數”聲音。既然得不到民心,就索性反面不認人,彰彰明甚的別投他人 - 試問一個真正代表港人、急市民所急的特區政府,怎會反過來以港人的選舉權要脅港人?怎會一起首就推出一爛無可爛的方案,跟自己的市民先來開天,待無可逼迫時方來殺價,在選舉權上偷港人的“雞”?起首支持首個方案的一眾建制派,現在竟然對新方案如蟻附羶,敢問他們何解當初又想不出類似的修訂,任由政府、甚至阿爺牽著大腦,然後此刻又走出來扮聽民意,大讚方案不違憲?如果他們因為新方案不違憲而舉腳贊成,又何解他們幾日前對那個違憲方案全力支持?

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絕不能因慳錢或方便而犧牲。這替補方案之暴烈或決絕,實無異於一九一五年日本強加北洋政府的二十一條,這個方案,正是香港的二十一條,寸步都不能讓、不容讓。撫心自間,港人究竟要當家,還是殖民﹔為錢,還是尊嚴﹔為一時,還是為後代?港人權利今天瀕臨割讓,惟有集結人心,方能抗衡。相比於以身犯險、家破人亡的國內維權人士,港人抗爭,微不足道,不值得吹捧或神化。好命生在香港,能夠敢為公義高調發聲挺身而出,不是創舉,是責任﹔不是講心情,而是本良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