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 星期四

人為不幸促成不幸巧合 (修訂版)

警員殉職,是死於意外,不是死於示威者暴力推撞或蓄意襲擊。


示威者劉先生除身處險要位置外,全程不曾有任何暴力或煽動行為,那是一個不安全、但絕對和平的示威﹔是一個不合法、但理應不致傷亡的抗議。

若然單單以一警員之不幸來妄稱示威 “不和平”,進而指控過往的一切肢體衝撞,這不單是利用死者作政治諉過,更是為警員壓制示威太過開脫。

說示威舉動危險,就是不和平?

說示威會對當事人及警員構成危險,就是不和平?

假如,示威者是一眾人,非一個人﹔

假如,示威是靜坐抗議長坐不起,不是走上天橋跟警員對恃﹔

假如,當日天氣極熱,並非下雨濕滑﹔

假如,示威當日有警員因天氣酷然中暑身故,而非滑倒撞擊後腦,

示威的堅持、選擇的時間、當時的天氣,也可以說是對有關人等構成危險。可是,若然一切如上述所言,有警員中暑死亡,同一個面對記者的警務處長,會有什麼不同的回應?

是罪在示威?示威者欠理性?

的而且確,劉生天橋示威,是事件之肇因,但它不是事件的唯一原因,更遑論目的。劉生的錯,是在無可預知的情況下一時魯莽,最終引發連串巧合的不幸。他固然應為事件內疚,但不等於事件並非特殊,可跟其他示威的衝突原因亂扯關連,砌詞批評。

若然死因是路滑失足,就什麼地方都可以滑倒,可以有千百萬樣跌倒的姿勢,會有各種體內體外的致命理由。可是有誰批評警員足履防滑不足?警員裝備欠奉?

筆者不是要為劉生開脫 - 要怪,就怪那個將他 - 一個申訴無門的小市民 - 跟警員們迫至如斯境地的始作俑者。劉生狗入窮巷,是人為的不幸﹔警員殉職,是不幸的巧合,沒有起首那人為的不幸,誰都不能促成往後不幸的巧合。

然而,偏偏有人認為:不論是否有其他促成意外的原因, 警員的死必然無可避免,一切都是錯在劉生。只有劉生可以令那位警員死,劉生要他死,警員不能不死。

事件一出,有人生怕會影響七一遊行的示威,說什麼影響軍心。筆者只道:抗爭,一直得有,將一切都繫於一日遊行人數之多寡,以為多勝少就敗,多餘 至極。若然所謂"軍心"真的為這單一事件所礙,這支"軍"就肯定三分鐘熱度,遊行目的不明,純粹趁墟,實不用多費唇舌。最重要的,是要遊行人士明白七一遊行乃 矢志制度連根拔起的改變,而非對一朝天子失政的怒吼。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據報導講示威者俾消防員拉左落黎,警員先去對面另一條天橋,跟住出事...成件事真係只係不幸既意外

匿名 提到...

整件事主要是意外, 意外的原因是天雨路滑, 警員失足墮下, 後腦着地死亡. 然而, 雖屬意外, 警員在缺乏適當的裝備下攀爬上天橋頂, 有鹵莽疏忽的成分. 假如是上司指令他冒險爬上天橋, 則上司責無旁貸.

嚴櫻 提到...

嗰d人只會認為,一切都係錯在劉生,只有劉生可令個警察死,不論其他因素有否促成意外,劉生要佢死,佢冇得唔死,點都要死。

Tata 提到...

最可笑, 就係跟住有一堆所講 "文明份子" 齊聲借勢指責, 而家既人抗爭既手法粗暴, 喺議會表態時既手法不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