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4日 星期二

不讀書和讀錯書

曾特首說:香港是一本難讀的書。
無他,不過打工,書求其讀,當然難讀。
曾特首說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會讀懂這本書,亦不出奇:他讀著高官權貴集體編撰的那本改版書,另加上北大人自己的一廂情願及滿腹狐疑,以及本地權貴為逞私利訶諛奉繼承的山埃貼士,讀來肯定另有一番見識。曾特首不讀書,王光亞讀錯書,結果便只餘那軸真正的殘卷,束之高閣,發霉發臭。
香港這本書,不難讀,一切不過寄之曰 政通,才能人和:立會特選直選,還政於民﹔削弱權貴,制衡霸權﹔保障公民自由,政策民生為本﹔資源分配得當,守護港人利益,在一國下力挺兩制。所謂亂源,從不在於公民質素奇高的港人,
而是有心人以為九七以後的香港乃拍紙簿一大本,可任其重新即席揮毫,傲筆疾書,卻又粗幼不明,留白不識,結這頁力透紙穿,那頁墨汁亂濺。遠方掌權的,認定香港桀驁不馴,只知利誘或力壓,無心理解、疏導民情﹔身居政府的尸位素餐,一味俯首聽命,訕民賣直,其中又有人覬覦大位,不是急主子之未急,就是小報告直達天庭﹔權貴深知政權必須拉攏自己充撐權勢,予取予攜,倚仗政權庇蔭祝福,指點江山。普羅香港市民,追求的不過是一個顧念羞層、恩恤中產,子女能夠落地生根、安居樂業的公平社會,偏偏就是政商合體的壟斷式政體,一個最合專制政權操控整合,有助極權隔空奴役群眾的腐敗政體,賺盡搶盡,害港人維生艱難,又要被迫坐視不義,發聲不得,任人魚肉。
又或許,書的內容,從來未變,讀書人其實深明箇中精義﹔無奈他們只道香港是一部驚慄小說、一部科幻小說 - 香港想有真民主一國並非為大?真夠科幻﹔任這彈丸之地成為反共基地受外國顛覆推倒政權?講起都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