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非人制度衍生不是人

如果連六四都只算沙石,現在連廣州這改革重省都有騷亂,再放眼全國大大小小的官民相鬥,簡直是山泥傾瀉。
新塘騷亂,事源城管踢肚驅趕一四川籍孕婦小販,引來同鄉勞工日抗議,攻擊武警。城管持權橫行,屢見不鮮,然而為何會對一個腹大便便的孕婦施襲?難道她曾經反抗,用貨攤的牛仔褲襲擊城管不成? 為何城管會千不踢萬不踢,偏偏一腳栽在孕婦的肚上,莫視一屍兩命的可能?
極 權下的國度,人,不再被當成人來看待,久而久之,連當事人都忘記自己本來是人。一旦獲賦予丁點權力,這個“不是人”就會有恃無恐神仙上身,樂將極權之壓迫 重施於弱者身上,既是狐假虎威,虛構強者假象,亦是“不是人”好虐兇暴的必然現象。他並非要殺人,但卻絕對享受那刻操控他人生死的快感。無法主宰自己,唯 有渴求把弄別人﹔授權協助欺壓,令他忘記自己同樣受壓,即使身處權力邊陲,以為自己屬在上的一群,跟下層刁民有所區分。
無法無天,無所制 約,令本來公僕權操生殺,無所忌憚 – 中國不是沒有制度,而是只有一個食人的制度,將本來只會出於無制度的惡果制度化。五一二地震不過三年,稍有同胞的顧念,總該對四川人有所收斂﹔偏偏那城管 就是要蠻來狠幹,真的完全覺得對方不會、不識、不配反抗,亦認定身邊愚民會受嚇受唬,不敢伸張。他沒有良知,所以不覺群眾會心存公義﹔他忘了自己受欺壓, 也就忘了世間有義憤這回事。面對“不是人”長年非人對待,示威燒車砸櫃員機,已夠文明禮儀。當我們讚賞港人遊行井然有序公民質素一流之時,望望深圳河對面 的星火喧天,不用大驚小怪 - 因為在對岸,文明,是奢侈,是自殘。要抗衡以恐懼相逼的暴虐,只能以教政權震懾相待,必須教良知和公義凌駕文明,尤其是一種本質旨在維繫層層欺壓的偽文 明、偽守法。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