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日 星期三

把錢投向中聯辦

明明成孕,男方先對女方置若妄聞,甚至誣衊女方與別人有染,以圖脫身。只是寶寶怎樣都罵不掉,男方見女方肚子愈脹愈大,急了,急得願意自掏腰包付錢墮胎,迫女友就範。


廿二年過去,受害者一廂情願,換來的竟然同樣以錢了事和分化離間。平反平反,只有錢的政權,最終只想用最 “平”的方法來 “反”制六四受害家屬的異見,不負責任,不認罪疚。一切,都只為不再給早已動盪的局勢添煩添亂,要你息事寧人,為的,依然是極權之萬世。

相比於以往的避諱或淡化,政權圖賄,是對生者和逝者的最大侮辱。這正正顯示六四精神必須繼續守護和流傳,好讓世代認清極權面口,對極權死心。一個廿年來無力自省、完善不能、變本加厲的政權,已經不值得人民有任何祈望﹔反之,再對極權有所期盼,就是虛怯和懦弱,就是繼續縱容政權為虎作倀,助紂為虐,愛國成了害國。只要十三億人公義在心,六四事件,根本用不著政權來平反,亦不屑極權來平反 - 因為對錯公允早以鐵定,歷史是由人民來定案。今天中國國富民窮,人權崩壞,法治腐敗,迫得平民要為公義以命相搏。真正為所謂盛世纏上核彈的,就是廿二年前視政治改革為亡國亡黨之路,以屠戮扼殺改變契機的政權。它以鮮血洗淨了末代愛國青年之熱誠,改髹以享樂至上、道德凋零的個人主義,讓大國淪為少數人醉生夢死的大賭場,大多數人苟且受辱的奴隸船。

一直以來,偉大祖國對港人亦故作慷慨,妄想以經濟 “打掉”港人對良知的堅持、對逝者的承諾。今回你若義憤填膺,就集齊人馬,千人朝中聯辦一人投十塊,狠狠地擲,遠遠地投。倘有警察阻撓,就說作慈善用途,旨在感謝偉大祖國服務人民,小小意思。回之以錢,以恥還禮,這就是最好的回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