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時代

時代: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不過是小人物,不會經歷什麼大變局、大逆轉,可是這陣日子,驀然回首,原來,自己已經歷了出生地由盛轉衰的日子。沒什麼驚天動地,只有一點一滴地消逝、瓦解,失去的,是自信,是堅毅,是承擔,是心懷世界的胸襟。沒錯,香港人拜金、物質、淡薄,一直如是,但過去大家始終懷著一份高傲和矜持。當年,我們以文明自居,今天有人以野蠻為榮﹔當日我們走進世界,今天卻有人甘於自絕世界。盛世,不再,美景,難求。明天會更好?明天不在我手,群魔亂舞,再好,亦好不到我們。在文明與兇暴之間,我選擇前者,緬懷過去。
www.youtube.com
香港九七回歸 末代港督彭定康和家庭成員離開官邸 2/2 30/6/199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