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2日 星期日

司法覆核錯在尋釁滋事

特首妄批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濫用司法程序,足見曾政府即使臨別秋波,仍然視任何政策阻力為處心積累的死敵,恨不得殺賊有力。
司法公正而獨立,無所謂濫用不濫用,亦容不得行政首長妄說濫用。興訟程序繁複,動輒曠日持久,所費不菲,不是人人濫用得來﹔訴訟接納與否,法院亦自有專業決斷,不是事事升堂,容不得人人濫用﹔法院判決大橋司法覆核政府敗訴,亦證明興訟有理有節,錯歸政府,就更非濫用,而是善用。偏偏特首受批太多,陰謀論上腦,只針對訴訟背後的 動機 而非理據,一心認定對方其心不正,其行可誅,不忿之餘,又怕指責法院成了政治 幫兇,結果只能專怪有心人。
一包到尾,是次司法覆核之原罪,就是尋釁滋事。
司法程序,是弱勢公民能夠直接抗衡、制衡政府政策的僅餘渠道,從來都只有全權在手的政府能濫用權力和操縱司法飽私囊。什麼是濫用司法?亂按“鉅額逃稅一名扣押無期、以“尋釁滋事”打擊毒奶受害嬰兒家長的抗爭、訴諸人大釋法圖個一時政治權宜,一切借公義之名行不義之實,旨在維穩權力於一時之司法行動,才是真正濫用司法。
身在文明社會,眼見政權屢屢妄顧民意,倒行逆施,人民願意以理性、務實的司法程序挑戰政府以討公道,是公民質素的體現。依法講理不行,可是示威衝撞又稱“激進”、言論聲大又算“暴力”,究竟當真是手段不妥,還是罪在反抗?普通市民無權投票選舉特首,民選議員又制衡無從,靠司法程序討回公道,是必然,是必須:因為今時今日,政府、阿爺、商家、政客,全不足信,只餘下全民翹首仰望、珍而重之的司法制度 - 一個連恒常匯錢在港置業的祖國巨賈貪官都認同的制度。不想“濫用”,不如學古代未見官先打八十,又或上訪辦外各省專車拉人接送,就真的什麼都不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