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9日 星期四

良知從來沒有中立

銅鑼灣時代廣場以“政治中立”為由,連續三年拒絕支聯會申請舉行六四展覽。


八九六四,是專制以維權之名,狠殺手無寸鐵的無辜百姓,它早已不止於一起政治風波,而是一宗罪行,關乎人對良知和公義的追求。刻意將一宗現政權犯下的罪行淡化為表面看來不涉對錯是非的“政治事件”,再妄以“中立”逃避憑良知譴責的責任,本質就是示好或懾於政權,本身已無中立可言。

如果六四是一場政治事件,那麼遠至當年抗日戰爭政權互“片”,近至釣魚台主權爭拗皆屬政治事件,反正人人各為其主迫不得已,當今政權亦是得蒙侵華當權中原,大家何放低不談,和諧到死?若然廣場要保持中立,以後但凡國慶回歸政府造秀,也得謝絕租場,免損原則。然而廣場既屬公共空間,負責單位是否該因應廿年以來的民意,酹情處理?不,站在“公共”一邊,不中立,站在中共那邊,才叫中立,中立中立,這個“中”,不是普通人心裡的“中”。

中立,不是龜縮,要談中立,就是今天讓支聯會舉辦六四展覽,明天給中聯辦大攪唱紅打黑文藝晚會,隔天是法輪大法聚眾練功,接著新界鄉紳保鄉衛族大革命,誰都不賣賬,這就是真真正正的政治中立。但在香港今天的氛圍,政權要你必順服膺強制澭戴的情勢下,真正的中立,都是大罪。而在良知公義面前,亦容不了什麼中立。

1 則留言:

AC 提到...

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