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不如恢復浸豬籠

丁屋僭建頻危,觸發新界士紳成立所謂「保鄉衞族小組」,揚言流血兼革命。

往日,同樣代代住在菜園村的村民慘被迫遷時,又未見有人同仇敵愾,大喊搏命,怪哉。

法 治社會,只要法例公平、公正、公開,任其再擾民,違法就是違法,不論"問題"是否久遠,也得必須依法執行。政府未有強行,士紳先來喊殺,還敢將私利之爭比 喻為祖先愛國抗英的義行,先是陷先人不義。後者,當今社會基調,反政府,就是不滿中央﹔抗特區,就是不愛國。同一班人,十幾年前還冒雨迎接威武文明之師, 慷慨激昂,今天竟然妄圖以命相搏威脅和諧,就只為了一兩間隨時傷人害己的搭屋?

住在新界的,是原居民,不是台灣的原住民, 亦非祖國大地裡文化迴異的小數民族。所謂優待,不過是前朝殖民政府避免事端的政治賄賂,是要士紳趨附殖民政權的代價。辛亥革命都將近百年,士紳們至今還不 時搬大清律例傳統家法挑戰政權,公開暴力挑釁,如斯"激進",其顛覆大罪名,豈有少於於艾未未?

倘若士紳們愛國爆燈,早就應趁回歸前自動放棄英人所予之優待,以昭丹心,何用今天抗爭?

若然任何傳統都可以不問時代、不問公平而得以延續,那麼浸豬籠都有恢復之理。何解?浸豬籠傳統悠久,代代得靠此舉維繫道德倫理﹔一旦取消,必然禮樂崩壞,實乃置我村族於淪亡之境地。政府想干擾?肯定有動機,荼毒人心!弟兄們一於不惜一切,為傳統死拚到底!

社 會之所以能夠文明,皆因它能揚善棄惡,以普世人道價值為宗旨,取替、淘汰野蠻不公的傳統。不是任何傳統都能不分青紅地守護,而現代社會制定法律,亦是為防 少數人的私利凌駕公眾利益,變相確立特權階層。只有利益大過天的小數,才會將制裁看成打壓,將私利當成公益,以傳統延續不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