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4日 星期六

立會何須講效率?

立會收緊議事條例,倘有議員行為不檢,連委員會主席亦能將其驅逐。有議員表示來屆立會議席增至七十,辯論或趨激烈,得讓會議順利進行,議員能夠盡量表達意見。亦有議員指有需要論議員行為不檢的問題,以免誤導社會。


總有人會認為:立會議員,最好個個溫和恭儉讓,但求議事順暢效率快,無視立會乃為民發聲及制衡政府的重任。立會不是一個management committee,而是一個forum,為民發聲與制衡政府,本來就不是那些講求“效率”的目的或指標。若要效率,何倒不取消所有功能組別,只留三十席直選,人少,開會哪會不快?甚至效法偉大祖國少數把持,代表舉手行禮如儀,肯定和諧到老。

不論是語言或行動,議員阻撓議會,是現有體制無法制衡當權和抗衡干預的必然,除非立會全無民選,否則今天若干議員的所謂 “擾亂”,根本就是不公制度的產物﹔而他們得以當選,亦在在顯示他們不是誤導社會,而是反映不滿。立會員的責任,不是確保會議可以有效率地進行,而是確保選民意見得以彰顯,在重大民生事件上無所遺漏,愈是受壓,就愈要爭取發聲的空間。當權者能夠文質彬彬閒適自若,並非道德在手,而是勝券在握,人人皆是不公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魚肉普羅還能義正辭嚴。再說建制派自己亦何嘗不曾集體離席促成流會?堂上咆哮若然有罰,蓄意無故缺席,借公帑向權力表忠,又該如何懲處?

當然,收緊議事條例,既能換若干議員之寧靜,亦是變相鼓勵非建制派繼續爭聲,進一步突顯體制的壓迫。妄想可以禁絕一時,到頭來亦不過是星火燎原的開始。當權派真的想打擊非建制派,就該建議立會引入外國的filibuster,任對家講個天長地久,拉議會布時亦拉其布 - 畢竟議會抗爭要先聲奪人快狠準,爭取曝光就在交手的瞬間,主席任其自然,對方侃侃一輪,掙扎又不用,再說亦沒太多內容,殺傷力也得減半。何況群眾若有微言,自會透過發聲或選票施以壓力迫之就範,用不著你建制派立會主席操心,揹上壓制議員之污名。

然而筆者明白:當權者享國日久,只會設法擴權、使權,有風駛盡,豈肯讓對家有攻擊之可能?強衡制止,謗之激進,永遠都是既得利益者的看家本領,行為傷了誰的身和心,概不重要﹔最重要是迫你發火,然後屈你狂燥,任人宰割,為的,就是讓極權加快鞏固權力瓜分利益的“效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