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2日 星期四

高官被洗腦失敗

一個肯定國民教育就是洗腦的官,本身就是 “被洗腦”失敗。


試想想,一個直正受黨國教育徹底薰陶的高官,只會將愛國教育視為自然規律,絕不會真的將“洗腦”視作 “洗腦”。若然連黨裡高官都可以難得清醒,就夠證明六十年黨國教育明顯失敗,反正根正苗紅的也教而不善,港人何用怕國產稀釋版的“國民教育及德育”?

當然,高官他可能真的發自真心兼親身印證,認為洗腦確實最好,好到不得不直言推介,可是高官現在總該有兒有女在努力求學吧,敢問高官兒女這刻是放洋還是在國?如果黨國教育當真無懈可擊,何來年年百萬高幹急著送兒女出國留學,任他們吸收西洋之奇技淫巧、邪思歪念,接受詆毁祖國的言論?何解不讓兒女一直留國幼承黨訓,好讓將來身居高位報效祖國,而偏留戶在外,買地買屋爭護照?如果黨國教育真的能保國家萬世千秋,高官你的同志們又何必急急轉移資產到外,飢不擇食,跟香港人爭這彈丸之地?

表裡不一,皆因同志不愛同志,只愛黃金,為錢為發展,與其靠國家,不如準備好跳船靠自己。祖國的愛國教育,是特殊教育,是為窮人而設,為奴隸而設。這種特殊教育不是香港的特殊教育:香港的特殊教育,是協助弱智人士得以學習照顧自己及謀生,適應社會﹔而祖國這種特殊教育,正正就要智商正常的變成愚昧,行屍走肉。

論反黨,高官這番洗腦言論,以自身印證祖國愛國教育全盤失敗,罪名可真的比艾未未、劉曉波更大,反革命宣傳煽動一罪,恐怕走不了。當然根據中國大陸的一家之言:中國極力尊重人權,重視言論自由,講話絕對有保障。高官確實應該慶幸自己身在大陸,可以免批免責,可以講啥也行,一錘定音。真的,在中國,禍國可以獨家,反黨都有專利,只要你有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