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5日 星期四

內恕內行

有云中國人內鬥內行,談到內恕,中國人其實更在行,尤其對於恒常偉大的領導人。


所謂內恕,就是任統治者如何禍國殘民,只要指間肯流涓滴甘飴,只要肯為你打造摩西式願景,中國人不但可以既往不究,甚至歌功頌德。未曾經歷人禍的一群,無意追索歷史﹔飽受其害的多數,也或以大局為重,或妄稱面對現實,猥自枉屈,強行壓抑,為的不過是一度看似閃著否極泰來的光。不論以往有多人民陪葬,領導人犯的,只會是錯,不會是罪﹔只會出於一時愚昧,而非處心積慮﹔一概只是以大局為重為國為民的非常手段,絕非私心作祟權力死抱。

沒錯,領導人既是捨它其誰的救世明燈,但又可以有錯的可能。它其實不在意百姓寬恕與否,但就會強迫全民忘記過去無限包容,因為無論如何,中國人永遠都要有摩西,而黨亦永遠功大於過 - 單單今天的豐衣足食(或嗟來之食),就夠你洗去個人的記憶,感恩戴德。如有懷疑,它會質問你: “如果沒有黨,國家就會離析,經濟就會崩潰,外國就會侵略,又會是一輪又一輪列強蹂華的國恥,你想看見這樣嗎?”,深明盛世難求、發財難得的你,嚇得要死,忙了可以反唇相譏:“可是沒有你這個黨,國家何來走了許多冤枉路,既然站起來都六十多年,何必等到現在才能振興?到頭來又振興了誰?”

還是算了吧,問,註定徒然,因為全民集體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附和杳杳。然而與其說民智未開,倒不如說屈從生於對現實利弊之權衡,對致富願景的執迷,是多數人無聲的妥協,要怪,只能怪中國千百年來人禍連連鮮有太平,難得有日得以謀生發財,一嘗代代都無緣的美好生活,任現實如霧似幻,賣身也願。就算反抗,大部分民眾依然盲信北京的領導人終會代天巡狩,令抗爭長期只處一時、一地、一事,組織零星鬆散,只敢志在動搖一地官吏的勢力,而非建立制度及法理,最終易為隻手遮天的官吏逐個擊破。為民的,只看眼前一時的公義是否伸張,利益是否保障﹔為官的,壓不了就但求補丁或拖延﹔在上的,權力生自寄居龐大利益關係網,明明病入高肓也不敢、亦不能大刀闊斷,自斷經脈,結果是三方齊心合力和稀泥,除嗟怨以外,無力思及身外,任寄雲霧自開救主重來,任由帆船掉棹脫帆,在茫茫大海中,亂遁深邃的黑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