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9日 星期二

少女的祈禱,加聲討

很敬佩塗鴉少女,香港Bansky。


因為艾未未的公義,比塗鴉的公德更重要。

筆者撰文表揚,既非造神,亦非為吹捧一時新聞。

她的低調,提醒所有矢志公義之人,抗爭,無分高低,最重要是以行動保持一種討論、關注的氛圍,令公眾無法忘記事件,藉堅毅喚醒人心。

過往那些口說高呼民主的英雄兒女,不少起首真的義憤填膺,敢鏡頭前聲嘶力竭,雄辯滔滔,搏得雄雄掌聲,然而後來曝光太過,簇擁太多,難免當局者迷,個人形象逐漸模糊抗爭議題,振臂一呼倒成個人造秀。虛榮昏頭加傳媒炒作,最後就是愛你的,變成害你﹔害你的,絕不放過你,捧打出頭鳥。一個個年青有為的少年英傑,均如走馬燈般團團轉,如霧似幻,徐徐消隱於歷史的暗角。

塗鴉少女之好,在於她提醒公眾:抗爭方式可以多元,隱居幕後,不等於比那些敢在人前叫陣的差勁,不等於怕死無膽。在舖天蓋地、無孔不入打擊的打壓下,秘密行事,可以積存力量逃避追查,為下一次的抗爭籌謀﹔寂寂無名,可以更成功地引起公眾的好奇和關注。或許她明白到,一旦身份曝光,一旦走在人前,警察捉人事小,公眾轉移視線,由關注她的抗爭轉至她個人身份事大。她或許不想成為過往那些淪為花邊新聞、陷入肥皂式閙劇的社運達人,亦清楚自己和自己的行為,都不過是伸張公義的手段,不想本末倒置,就如她自稱不過「支援」或「引線」,公義,從來都比所謂“英雄”的自我良好更加重要。

在這個人人昏頭轉向的荒誕社會裡,她,難得保持清醒,明白虛榮隨時壞了大事。她,願意以行動跳出虛擬抗爭的一廂情願和犬儒冷眼,以態度一洗過往抗爭必然吵鬧的負面形象。她告訴我們,大隱隱於市,人人都可以是潛在反建制的中堅份子。抗爭,從來都不為個人一時之亢奮乎和氣慨,「寧小忍也不亂大謀」,我們不用太多烈士,只求更多人肯為公義發聲,在現實世界裡,以文章、集會、示威、傳媒等可廣傳信息、以人傳人的渠道,感染人心,爭取公義。

不求自己偉大,只為偉大的事默默奉獻。

所以,妳,記緊要好好保護自己,因為此役未過,抗戰亦來日方長,繼續努力,讓我們所有人明白:我可以是、亦該是艾未未。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一個個看似有為的少年英傑, 如走馬燈般團團轉走上政治舞台, 吸引大眾目光, 但總經不起時間考驗, 不需多久就消隱得無影無蹤, 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實在非常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