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8日 星期一

建制派的真暴力

建制派青年團譴責泛民若干黨派示威訴諸暴力,舉牌「暴力乞人憎」。


敢問日常靜坐、瞓街、叫囂、擲牌,如何暴力得過警方的拉、鎖、搬、抬?在香港,從來都只有當權者武力清場,未聞示威者暴力掃場。衝欄、叫陣,混亂間沒大傷什麼人,倒是指天落地的胡椒噴霧,屬針對性攻擊,到頭來害了無辜群眾。

一個壟斷社會政治權利、有政權庇蔭的政治組織,當然有本事文質彬彬,利用被嚴重扭曲、極端利己的體制及規則,予取予攜,對反對者施以體制之暴力,大石壓死蟹。他們不動手動腳,皆因利益順手拈來,無此需要﹔他們不屑反對者的行為,全因他們坐擁既得利益親近權力,自覺身份尊貴。他們毋須為爭取利益採取激進行為,皆因什麼都有﹔他們以憎惡 “暴力”來模糊反對背後的公義,皆因他們認定自己黃袍加身就是公義,反抗就是搗亂。

然而建制派何曾想過,他們背後的宗主,遠至文革六四,近至徵地強拆,維穩時施暴何曾手軟?不說近日上海城管無端打人引發千人衝突,任香港示威者再激再激,都不過是跟警方有著有形或無形默契對壘,以及有一定限度的衝撞,衝擊得了政權一時面子,卻垮不了植根深重的腐敗制度,更不要說影響什麼香港經濟 –正正香港仍有示威,外國社會才信香港自由仍在,赤化未成。除了保安機關狗急跳牆反應過敏,普遍示威根本就是傷人不能,禍港更不能。由始至終,建制派都不是反對暴力,而是不滿反對派對極權 “桀驁不馴”、“忘恩負義”。反對派不願為經濟繁榮屈膝政權,阻頭阻勢(強弱懸殊,阻得了什麼?),令到一班嘆慣阿爺餘沫,只想獨善其身,靜享祖國強勢果實的建制派極不耐煩。他們不明你為什麼不肯乖乖受奴役(或發財),偏要作無謂的反抗,逆天而行。你愈冥頑不靈,他們就愈憤怒,愈認定你是處心破壞他們眼裡的美好大世界 – 一個他們認為自“愛國大晒”、得著利益的迷幻境界。所以不論你反對什麼,不論你是否義憤填膺受迫太過,你稍有動作,就是激進,就是暴力,一暴力,對方只有道德上腦,說你教壞細路。

問他今天在全國鄉鎮被迫力抗官僚鎮壓的百姓是否暴力、上海打人之城管會否教壞細路,筆者保證,他們一定噤若寒蟬。無他,愛國都有地區限制,上海太遠了,本土愛國的那一幫鞭長莫及,愛不了,顧不來,不敢顧,唯有罵臭自家那幫壞份子 - 因為這是阿爺的意旨,要幫阿爺造勢,只此而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