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做show和政棍

泛民否決臨時撥款,有人指之為做show。
哦?難道向爺表忠獻媚、北上人大、穿梭杯盤狼藉、跟爺握手拍照,不是做show?
做show,都得有觀眾看才成。建制派一邊罵泛民不負責任違背民意,一邊又罵泛民做show,請問泛民怎會笨得去做一個在你口裡"不得民心"的show,自掘墳墓?
建制派做show,可以得近權力,直達天庭,有賺無賠﹔泛民做show,除了得一時歡呼(還要為數有限),唯一穩妥的議席也並非絕對。前者做show明明私心昭彰,為何偏偏是後者受盡批評?
真正著眼利益的人,怎會笨得跟你七百萬弱勢港人同氣連枝,不會擁抱十三億人的足踝?跟你港人討政治利益,你認為自己提供的政治本錢跟阿爺欽點相比,真的值一元半角嗎? 如果後者是民粹,那麼前者就是京粹、共粹,二取其一,你要什麼粹?
現在六千似得未得,有些人為了比生不忿,就罵那幫跟預算案作對、阻人發達的議員做"政棍",說到尾,如果要批泛民將預算案政治化(預算案能否通過,牽涉政府跟議員的討價和角力,本來就是政治,還能再政治化嗎?),那麼若干為六千元大罵政棍的一群,就是將個人利益政治化、貪婪政治化,以圖咬緊那半片在口的瘦酶肉,那點嗟來之食。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客觀討論一下,好不?

派HKD 6000有利有弊,
我認為沒有對錯之分。
泛民主派議員否決臨時撥款則弊多於利,
而最終辛苦的是市民大眾。

如筆者所說,「個人利益政治化、貪婪政治化」
的確對社會沒甚好處,因為,人的原則被動搖了。

深層原因會否是因為港人太過依賴政府?
Jon

嚴櫻 提到...

Jon:
我嘗試推測泛民的想法。
今次泛民特襲成功,純粹因為政府箍票不力,只會偶一為之,再無下次。
大家明白,政府見情況嚴竣,必然會急收改急提交,即時召回議員勤王。臨時撥款是一定會通過,不過時間可能相差數天。
與其責泛民有意癱瘓政府(請記住:泛民是無能力永久否決撥款),倒不如說他們選對時機,向政府反映泛民支持者對財政預算案的不滿。面對立會鳥籠式制肘,黔驢技窮的泛民議員,只能靠這些所謂"藝高人膽大"的手段來引起注意,令群眾繼續關注預算案的發展,維繫一個討論的範圍。
既然議案要交予立會通過,未有否定之先例,不等於議員無權否決 - 如果必然通過,否決來幹嗎?不論泛民動機為何,政府僅想以先例唬人,就是企圖干涉議員投票的權力﹔政府明知建制議員一旦歸位撥款就會迅速通過,仍不斷以撥款不發後果嚴重等言語來恐嚇公眾,仿彿將撥款表決說成可一不可再,就是誤導社會亂造恐慌,乘機置泛機於道德之死地,轉移公眾對預算案亂章差劣的關注。
要怪泛民施以突襲,只能怪你當權者迫虎跳牆,令反對派只能兵行險著來發聲抗爭。突襲促足議會程序有法合理,你就說他玩過火太過份﹔街上抗爭有所推撞,你又說煽動激進鼓吹暴力,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當你迫得受壓者只能以奇襲或肢體來嗆聲抗爭時,你沒資格怪弱勢的一群絕地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