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標價六千的潘朵拉

不消數日,可以什麼研究評估都欠奉,凡人十八皆派六千,感覺更似敷衍。


“要我派錢下嘛?好,就派到你驚,不分青紅皂白地派,到時知衰,你就知我精明喇!”

先不談財爺的通脹悖論,亦不說政府的所謂威信,筆者只覺政府正是想將民粹罪名送到立會,要立會為狂派所可能帶來的結果負責。

聆聽民意,是好事﹔但如果回應回“過頭”,表面是教全民喜出望外,平息怒火,暗裡卻隨時是要你這幫跟政府對恃的立會議員進不得,退亦難 - 人人翹首分錢,你想反對都有忌憚﹔意欲建議修訂,你又怕被冠以阻入發達的罪名,就像太刻薄的飯鐘錢,既然有了,就不能碰,一碰即斃。議員你昨日還喊全民水深火熱,今日有水救火你卻大喊太過,普通選民未必肯“過”你。

只要政府將本來注入強積金戶口的六千以現金支付,本已相安無事﹔問題是現在政府有理無理,不論有戶口無戶口有工作無工作都六千必送,你以為政府真的尊重人民,它其實不過 “本迤”,求其之餘但又望枉作善人,教各黨現在要在理智跟感情上糾纏掙扎、急謀部署之餘,又使公眾內部分化愈烈 -綜援雙糧免公屋租金又人人六千?我工作交稅憑什麼倒貼學生跟無業遊民?十八歲海外讀書而有身份證,憑什麼無端有錢?投資移民炒貴香港樓股還要向他們奉上六千?

今天不問青紅地派,是惡例之開端 – 不僅是政府從此隨時只能派多不能派少,要動輒屈服人前,而是政府能夠藉此免去為未來籌劃及解決當前問題的責任 – 眼前民望緊要,權宜派錢,塞了眾人之口,經濟就靠你們市民洗錢推動了﹔我褲袋輕鬆,就自然就不費心投資什麼發展什麼,樂得輕鬆,後果如何,就是議員有罪,傳媒有罪,激進有罪,我政府迫不得已。更嚴重者,假如昨天才高唱入雲的 “洋紫荊革命”竟然位位折實六千,聲勢因而銳減,這對香港以後的民主抗爭,不論是士氣和實力,都必定影響深遠,人心必然更趨犬儒。一句貫之,這六千大元,根本就是潘朵拉之盒的鑰匙。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們不想看見貧富懸殊,我們不想老弱無依,我們痛恨香港長期堅尼系數世界第一……無論你在乎的是什麼,用你那六千蚊,豪邁地,爽快地,大佢!
http://lazylife.org/2011/03/02/2380

匿名 提到...

閣下,你的論點精闢,在下十分佩服!
不過,我就好欣賞這樣的調整,不是因為我有份收六千大元,係因為如果依你嘅論點,我地嘅政府真係好高,但我地嘅所謂議員就太低招啦!其實,被迫到咁,香港政府已經好客氣!當然,錢嘅魔力,今次所有香港人都感覺到啦!多謝所有出黎抗爭嘅人!
June

匿名 提到...

閣下,你的論點精闢,在下十分佩服!
不過,我就好欣賞這樣的調整,不是因為我有份收六千大元,係因為如果依你嘅論點,我地嘅政府真係好高,但我地嘅所謂議員就太低招啦!其實,被迫到咁,香港政府已經好客氣!當然,錢嘅魔力,今次所有香港人都感覺到啦!多謝所有出黎抗爭嘅人!

冥王 提到...

呢個政府好垃圾呀

嚴櫻 提到...

June:
其實政府派六千,總好過浪費別處 - 反正政府一事無成。
好簡單,作為市民,錢照袋,街照上 - 畢竟那六千本來就出自於我口袋,我不用對政府感恩戴德。反,都是為了反這個腐敗不堪的體制。阿爺要的是奴才,但我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