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為何不用蛋糕?

特首適逢辛亥革命展覽受襲,難免又要將事件跟展覽主題故作類比:


依政府誇大事件的程度,如果特首是攝政王,那些示議人士,恐怕就是汪精衛、黃復生一夥,當真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一件小事,各自表述:受襲者要誇大事件的嚴重性跟“受害人”的委屈,蒙糊抗議的議題﹔抗爭者則要強調自己是義憤填膺,指摘政府無中生有,伺機抹黒。

任何以民情掛飾的抗爭行動,最怕就是到頭來妄顧民眾的看法。任行動人士理直氣壯,個人一時意氣或躁動,最終只會予人口實,惹人厭惡,任人打蛇隨棍。

難得跟特首對伺,與求妄想質問或對罵 - 反正他故作平和,置你不顧,教你愈怒愈躁 - 倒不如要他丟人現眼,當場出醜。施暴(或構成一個暴力的印象),沒誰附和﹔“踩台”,肯定拍掌。如果示議人士不作衝撞,而只是一個CREAM CAKE向特首一擲,學足英人向政要擲餅及伊人拋鞋的精粹,為事件多增一點荒謬、可笑之意味,不難想像半秒之後,惡攪兩後春筍,Youtube盡是特首為糕所擊的影片,一面奶油之哭笑不得尷尬樣,同場更加映席間官員的即時反應為-誰在嘴角微翹倖災樂禍?誰又面容緊張但又欲蓋彌彰?屆時不單沒誰怪你,更會讚你“踩台”有勇氣。

連蕉也擲過,又何以吝糕呢?

示威時示威,踩台時踩台,前者以突顯議題嚴竣凌駕個人創意喚醒群眾,後者以出奇不意當面撕破政權壯己聲威。莊諧並重,剛柔分工,抗爭從來戰線兩面,並非一頭直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