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 星期四

做特首靠分化

班子人人都謀登大寶,誰能祈望曾特首餘下一年有任何建樹?


總有人說:港督欽點,特首也欽點,幹嗎厚此薄彼? 好簡單,前者是發配邊疆,授予殖民高官及失意政客,沒誰會爭,亦不用爭﹔前者可是兒皇帝,天朝專寵,跟爺們公們出相入對把酒言歡,大頭症一旦發作,自我感覺大好。有沒有實權,不重要,反正做大純粹攞威,目的是叼光權貴,就像一宅大家的十四姨太,老爺可以不愛她,但不能不給她一個名份。事關體面,必要時老爺不能讓她太過失禮人前,故作親䁥。至於十四姨太如何呼喝、勞役隨身的ㄚ環雜僕,由你吧,只要不攪出人命就行,家裡最緊要安定。

特首的職責,從來都不是要大展鴻圖為民服務,而是要為阿爺好好看守香港,既為面子在外,亦為防範民主之燎原。他不用有什麼理念或宏圖,亦沒誰會記得他有否跣前朝特首一跤,只要他深明大義,明白阿爺委予鎮反的心意,未上位就敢隨便虛構敵人,藉諉以破壞和諧之重罪,聚焦阿爺的猜疑,糢糊制度的死穴,虛構”不治則亂”的對立。只要能夠肯定阿爺對港人的不信任,為爺找得出一個可供敵視兼專心打擊的亂源,任他如何詆毀港人,都是義正辭嚴,都是理所當然 - 皆因分裂港人,不論是愛國與否或八十前後,都是為爺維穩的必然手段。無法償你民主之訴求,就只能靠分而治之來打壓污衊。

故此,想跑出,就要表忠,而表忠則得挑釁群眾 – 不止挑釁,更要挑對對手。找著八十後勢孤力弱,時而言語激之諉之,惹得八十後衝陣闖關,偉大特首候選人就可以拖著阿爺手按圖索驥,點出亂源。萬九炸藥纏身的阿爺早就烏眉恰睡,一知半解後信以為真,還真以為你忠勇過人,敢於迎頭痛擊破壞和諧的禍根,從此另眼相看 – 你以為他在公眾眼中的失言,這隨時深得中央大爺的稱是。

最後,勇字當頭的他,夠硬夠嗆的他,成功跑出。馬主很開心,拖著他影相巡遊,馬也很興奮,不停搖頭擺尾,四蹄離地。買中的,急急到票站攞錢﹔買不中的,碎飛一地,卻仍留下來為馬主吶喊打氣。而你和我,就要負責清掃場內場外的垃圾票尾,別忘明早還要餵草倒夜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