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天地不仁

只有身在局外,才能依然深信上帝的“慈愛”。


在受災者身死分離之時,妄稱為他們向上帝祈禱,向一個(假設存在)卻又降災無辜的所謂上帝求憐,是對受難者的侮辱。

這無異於三、四十時代的蘇聯,無辜被鎖,行刑前還得向史太林表忠,頌揚黨之英明,以為自己的枉死,可以將整個世界走近共產天堂。

異曲同功,今時今日,不少人竟然自戀到認定日本地震之傷亡 – 大部分居養老院、地震時無力逃難的老人 – 就是為了提醒自己警告自己:天國近了。

想警示天國,就向最渴求天國的一群警告便算,何必禍及無辜?

不少人(至少是筆者所認識的),因為離不開所謂神的庇蔭,因為認定自己再渺少都受祂眷顧,所以任周遭人禍連連,都死撐神愛世人 – 這個世人可以不包括別人,但一定要有我份。神的榮寵,令他們不惜為一切明顯只有上帝(如有)才能擺佈的異災辯護,而大前提是慘劇不是發生於己身,望著他們聲嘶力竭,虛妄得為受災者禱告,向兇手求憐,What can you say more?

不論內容是真是假,不論是否為世所逼,宗教強調導人向善追求大同,未嘗不是一件美事。問題是當建制宗教(Established Religion) 退守現代社會的同時,乘勢而起的個人信仰,卻反而讓信徒得以無限想像,可以更對上帝更一廂情願,深化自戀。過去宗教體制分明,尊卑清晰,信徒事事以壟斷天地線的宗教領袖為馬首是瞻,尚且自覺卑微﹔今天天使落入凡間,神父牧司信眾平起平坐,人人平等的背後,卻反而滋生對上帝心思的各自表述 – 一個人上班趕上巴士,他感謝神﹔考試合格,都感謝神﹔能夠趕及買鹽買碘,都感謝神 … 身邊事無大小的 “福氣”,他都可以當成是上帝之恩典,仁愛之基石。不理冥冥之中還是穿鑿附會,這些宏觀上卑微、對個人卻無限重要的小惠小利,促使局中人將所謂的恩典無限放大 – 說上帝專寵自己,未免太囂張,但如果將上帝的 “愛”說成人人共享,意義就偉大得多,自己也受之無愧。而當妄想一旦極致,人便深信一切身外的災難,皆是神的恩典﹔人家家破人亡的背後,總有溫情真義,總有警醒自己、有血有淚的溫馨提示,讓你 - 上天下地獨一無二的你,看見人間有情。

這邊廂才說天災無情,那邊廂卻向天(父)求憐求饒,如果上帝是仁慈,用不著不分青紅濫殺無辜﹔如果上帝是公義,又何以偏偏要老弱慘死來警告你﹔如果上帝是無心,那什麼才算有意﹔如果上帝是為考驗世人使其明白上帝的存在,讓祂在全球七十億人直播神蹟的機會多的是,又何必先地震後海嘯,再落雪又核爆,為什麼一定要置人死地﹔如果上帝心思非凡人所明白,誰憑什麼起首稱上帝是仁愛公義?

點解你會明上帝諗咩?

點解你會肯定你的想法,就是祂的心意?

只要信仰不礙他人,事事不妄據道德高地fait accompli,事事不以別人誤會或串傷為藉口,倒也相安無事﹔然而當有人以庇佑凌駕教義,以博愛掩飾自戀,以假卑微搏真尊寵,為個人“福份”狡辯普世不幸,將無辜死傷一概歸究人禍,誰都有責任摒棄這些以仁愛之名扭曲仁義的心態。當年蘇共殺人不問個別,按階級一個不留,幾多精英為個人利益及暴君垂憐,埋沒良心,縱容屠戮,為極權歌功頌德,撫心自問,他們當中有人以為自己是為人間天堂努力,流血不可免,亦有人清楚自己為世所逼,罪疚猶有,比起今天有教會只知祈福,以為善心,但又妄稱上帝藉災難代言來警告自己,對災民之侮辱,無可比擬 (當然,總有人會認為筆者狗咬洞賓,詆毁信徒善心,只能說邏輯南轅北轍,執愛教人盲目)。與其祈禱,倒不如切實以金錢物資幫助災民,教義身體力行,想祈禱,在心中便好,又不要再來什麼大型佈導,不要再來沉醉於集體自我感覺之良好,個人光環之璀璨,你可以說筆者 cynical,可是萬人空巷為人還是為己,還是公私己經無可分離,That’s the question。

p.s.我覺得真正的信仰,是對神不假外求,淡薄面對上帝的任何賜予,不喜不悲,不求自己得著什麼眷顧或福氣,更不會認定神obsessed with自己。今天若干日本人面對災難,沉著而堅忍,那種stoicism,勝過局外人為他們主呀天呀的呼天搶地。一切無須煽情,只道默默的援助和祝福,讓萬籟能繼續俱寂於一時,無語問蒼天。

4 則留言:

Emperor Titus 提到...

非常欣賞你這篇文章。筆者近日在Facebook收到不少留言,見基教老友以末世恐嚇,十分憤怒;就以此文回之,心涼了不少……

嚴櫻 提到...

Hi, Emperor:
客氣,唉,你的基教老友,你勸他不如到日本跟災民講末日到了,看他們願不願…
這邊廂頌揚上帝創造萬物美好,那邊廂卻恨不得末日在即上帝回歸,倒未想過倘若回歸來到會死傷多少?
我想問,上帝回歸,是否一定要死人冧樓,你上天堂rapture是你的事,留我在地球便好了,假如上帝到那刻讓他們揀:我手下留情,但你要跟我到天堂還是留在人間-一個有i-phone、broadband、魚生、gucci的人間,看他怎樣揀?

Tata 提到...

從來涉及宗教的話題, 也需相當小心! 因只有半隻字偏離, 他們也會群起而攻, 置您於死地! 每每與友人討論宗教的問題與矛盾, 他們解無可解時, 都貫以一句 "神的安排...", 老實說, 我覺得很賴皮!!
很勇敢, 從來也確實欣賞嚴兄的寫作態度, 加油!

嚴櫻 提到...

Tata:
過獎了,連阿爺都敢批評,何況上帝和教眾?
此文不過一番誠意,算是對教徒進進言罷了,當然各花有各眼,人家解讀如何,管不了,亦懶理,畢竟人生只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