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三十蝗民

三十會蝗民具文批評港人只識批評投訴,林忌一刀斬於馬下,在此不贅。


筆者不怕港人只識投訴 – 一個非我選出的政府,一眾屢犯眾怒的高官,我無須跟他講仁義道理。我只怨港人批評以後卻不思進取,一時泄氣便算,爭取抗爭不願。只能怪大家太過工心計,權衡賺蝕,獨善其身。如果批評只是一時無力之呻吟,任你義正辭嚴,任你真理在手,你不肯在民眾認知的戰場上,以行動、文字跟對家吋土必爭,此等不過一業之專,卻敢妄談天下教訓蒼生,為既得利益抬轎的高薪奴民,必然步步進迫,為極權斬將開路,繼續愚民。

技與妓,一字之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