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0日 星期四

"點解唔爭在俾埋我"

社會有若干人,他們不在意政府欠其任何政治權益,卻又偏偏認定政府虧欠自己很多,並且認為這些虧久該以、亦只能以物質彌補。這些人,一概將理應由個人承擔的責任推予政府,認定社會一部分人有責任去扶持另一部份人,滿足他們的一應需求(關鍵是一應)。他們自己無意自力更生,卻偏要社會/政府無意為他們造就一個可供打拚的空間﹔他們無意創造條件,卻認定社會有為自己度身訂做創造條件的重任。然而當一切皆無後顧之憂時,他們又早已忘記打拚的理由或目的,樂於寄生,take all for granted。
他們妄想社會將自己當成寵物豢養,但又認定寵物應該有生而為人的尊嚴和權利,無須爭取,自有而有。不用來什麼冠冕堂皇的言語或理念,就憑他們對退稅反應淡薄,卻偏對六千bonus沸沸揚揚 - 退稅?咪又係自己錢入番自己袋,我本來都唔願交稅架啦!何況我個仔本來都無交稅,退黎有咩益我?但嗰六千蚊唔同喇喂,人人都有,我點解無?點解唔爭在俾埋我?
筆者認為:一句"點解唔爭在俾埋我",就是今日紛爭之根源。不用談法定資格,只求人人有份皆大歡喜。不是想避免社會分化嗎?給我六千就沒分化。
一語貫之,分化,不但為政府所忌憚,更可成為若干人威脅政府、予取予攜的手段,和諧有價。
結果,皆大歡喜凌駕法例,政治權宜騎劫施政思維,民必自侮然後人侮之,醜像如此,再加若干權力核心訕民賣正篩選資訊,阿爺就永遠以為港人為錢,更加敢於對民主無限拖延,更加敢向本地反對派應戰 -因為你肯收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