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好媽媽?壞媽媽?

有人話:
個阿媽無恥呀,個勢咁危險都仲拖埋個細佬出黎,真是他媽的。
咁多人都怪個阿媽"明知危險"都帶個仔出黎,
筆者好奇!點解我地覺得個阿媽會"明知"個勢危險既呢?
點解我地會覺得"警方清場很危險"這概念,係喺任何正常人既認知範圍內?
係因為我地見慣警方粗暴清場,所以認定今次示威必定同樣如斯收場?
係因為大家見怪不怪,還是大家早就接受警方這種手法係無可避免?
係錯呀,但係咁架啦…
原來無人認為:清場其實係可以安全進行,唔使用到胡椒既。
所以警方用胡椒射人,就預左架啦﹔
而阿媽你以為警方會以你安全為重舉動剋制,今次會安然渡過?你係咪傻架?


人人話個勢危險,但邊個有份促成呢個咁危險既勢呢?
究竟個勢之所以變得危險,係因為有人急於清場但又手段太猛,或者真的示威者衝撞太過釀成混亂,定係兩幫人同時神經磞緊,最終令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有邊個可以敢話自己清白無瑕呢?

又有人話:阿媽想搏出位出風頭,借小朋友造勢,要小朋友以身犯險,賤。
無錯,如果事件屬實,阿媽確實超錯。
但咁唔代表警方無須為小朋友的傷負責同道歉 - 傷及無辜,都係傷。更重要既係,網民有自由往陰謀論鑽,但政府高官就絕對唔可以劈頭就話人家以仔作武器。咁做只會令自己以後更無放軟手腳的餘地及心思,同時亦是對示威人士的挑釁,將大家推向無可挽回既對立面,以後真的更加危險。
作為政府,就算你心裡當真認定對家搵仔過橋,你都唔可以對公眾咆哮,妄圖以受害/委屈者自居。
這種指控,太嚴重,要有好充足既證據。
你只可以自我克制,諗點樣令自己唔中計。
因為你政府擁有絕對既優勢。

諗深一層,好喇,嗰阿媽究竟係天真、大意定有意?
我個人覺得:可能係阿媽緊張示威發展,而當時又群情洶湧,阿媽一時未能顧掂個仔。
你頂多可以話佢疏忽,但唔可以話佢特登推個仔出黎教飛 - 因為咁樣真係好重罪,要有好充分既證據,不得信口雌黃。
將心比己,自己個仔真正身受其害,搵傳媒申辯唔通有錯?
係咪個仔受傷都一聲不響,就叫做"唔係搏出位"?
硬係要話佢搏出位,佢對住鏡頭只哼一聲,無記招無後續,你都可以話佢有心送個仔受罪搏上鏡。
呢d咩位咁巴閉,值得犠牲個仔?
除非阿媽佢真係狂熱透頂,膽搏膽…
但咁既指控,太嚴重,要有充分證據,否則你要穿鑿附會,就點穿都穿得過。

唔…原來下下有行動就帶個仔出黎,呢d女人就一定係唔簡單,一定滿肚墨圈,做咩都係有目的有預謀既…參與呢類政治或社運,無人係單純既,無人係真心既…

佢係唔可以一時疏忽既…

有d父母獨留細佬喺屋企,細路出左事,d人都唔會鬧得咁勁鬧佢地賤,因為佢地可能係一時疏忽,有原因有委屈﹔
但係同樣既考慮,原來係唔可以用喺示威媽媽身上…
一切揣測,純粹因為示威議題敏感,同埋一個快靚正既記招…

當然,以上一切,何嘗唔係筆者既主觀揣測?
爭拗一輪後,事件好快又會淡忘,最後角色、曲正忘得一乾二淨,民主依然遙遙,一切依舊。
花太多唇舌在一些個別事件上,係咪為左俾自己一個為民主做緊實質事情既假象?

Are we desperate for action, any action, that makes me feel we are working toward something we desire, whether the action means nothing but verbal sword-crossing and simply gets us nowhere?
I dare not to answer.

1 則留言:

incomplete 提到...

其實本人當天也在現場, 親眼看到身邊不小市民都係拖男帶女一家人參加遊行的, (當中還有年輕父母推著嬰兒車的), 過程秩序井然; 年年 7. 1. 遊行都係一家大細參加啦, 李少光先生又唔早 d 出聲? 依家整親細路仔先來講? 難道某人想 [卸鑊] 就真?

唔通當有一個小朋友過馬路遇到意外受傷, 所有小朋友唔駛出街? 究竟係乜野邏輯呢...?


從小老師教我們考試答題目要看清題目, 可能小朋友的母親有疏忽的地方, 但我相信大部份父母帶同子女參加遊行的目的, 並唔係李少光所指「用小朋友作為抗辯鬥爭的武器」, 他這樣說實有以偏蓋全, 轉移視線之嫌, 個別例子又怎可代表全部呢? 他這樣說, 對其他一家大細出席遊行人士好唔公平!

咁樣抹黑遊行人士... 實在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