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為何出書

只因想寫。

想寫下媽生前生後的點滴。

後來寫著寫著,不知不覺寫了逾九萬字。

有朋友勸我:出書,要準備滯銷及蝕錢。

版稅反正全數撥捐慈善團體,蝕與不蝕,不重要。

何況任我如何貪圖安穩,也不至於連蝕一筆小數目的勇氣,都欠奉。

於我而言,寫書,是一份承諾,一項傳承,為媽,為自己,為一切愛她憐她的人,為未來的兒女(如有)。

未想過要一紙風行,只求大家記得我媽是多麼的好,哪怕記憶只存在於小數。

書裡沒什麼大道理,也沒有什麼驚天動地,路是沉痛地走,關是幽幽的過,已逾半年,驀然回首,仍無法想像當初是如何走來。

既然說是為了慈善,我當然望你慷慨解囊,也總算跟我媽和媽結了一場善緣。然而即使你無意購買,我也希望您會到書店(大眾書局)找找看,隨便讀讀。如果此書令你閃過對母親客氣一點的念頭,也是一場恩喜的造化,我會祝福您。

現代社會或許隔離重重,連人都變得寡情﹔感情太過,反會令城市人吃不消,甚至有所防備,質疑是真是假。下筆之時,我隨心直書,未嘗修飾過任何情感及回憶,更沒有什麼計算或構思。由始至終,在這寥寥二百餘頁的天地間,就只有我和媽。我不是什麼名人,用不著要掩藏什麼隱瞞什麼 - 如果連我坦繼承地為媽著書都不能,如果我無法留媽一個最真像,不如不出,不如不寫。

只要媽於我偉大,她就是偉大,值得作為兒子的我,為她,為我,儘可能記錄一切。

若說人人生命無價,人人皆可身後作傳,為最愛留念。

所以,我以媽經常掛在口邊的一句客家話"神氣做贏人"作為書名。

今年二月,大眾書局。

幾百本,作者版稅撥捐非牟利團體"同行力量",支持生死教育。

算是以自己之長,略盡綿力。

對得往自己,對得住所有愛媽惜媽的人,自問算得上是人生的一個小成就。

人生無常,求的,也不過是今生無悔。

縱非精采,亦見完滿。



p.s. 請廣為宣傳,感激不盡。

1 則留言:

Tata 提到...

怪不得, 上星期我到 "商務印書局", "三聯" 也找不到, 唯有再到 "大眾" 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