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港魂

於我而言,港魂,是一種對生地顧念、以本土文化為榮,在大潮流下保守香港獨有物事的赤誠。不會因為主顧變更而失喪,不會為一時權宜而零落。
說來好像很抽象,但我信人人心底或明或暗,赤誠總有。因為生於斯、長於斯,人再流離,都會對自己成長的地方抱有一種恩怨糾纏、無以名狀的情懷,不論是愛是恨還是怨,你始終也會“緊”她,她終歸是你人生的一部分,今天的你,注定永遠不能與她割離。
然而對岸的祿山之爪,卻偏偏要你不斷放棄你的獨有,歸順一體。當中有人選擇盲從,妄稱大勢所趨﹔有人螳臂擋車,企圖堵截河水。愛放中或港,你只能二擇其一,不配合,就是傲慢﹔嚮應,就要為奴,天堂地獄,容不你半點含混和稀泥。
作為一個真心向心香港的香港人,取向很簡單:永遠忠於香港。而我之忠於香港,亦源於我的愛國,希望香港尊崇的法治、人權、自由及活力能在大陸落地生根,作人不作奴,今日收護香港,為的其實是整個民族。
筆者明白,要從來欠缺 “使命”概念的香港人去無端承擔一個抱懷民族萬世的使命,既是天方夜譚,更是強人所難。問題是我們不守,沒誰能守,沒誰敢守,就是注定沉低醬缸,好歹都要掙扎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