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心法

對大部份人,施以強勢,使之恐懼,害怕失去既有,害怕錯過賺盡祖國經濟騰飛的勢頭。
對小部份頑固派,則不瞅不睬,轉而只向相對較易招安的一方招手,施以小惠,一方面製造開明假象,另一方面利用對家以為自己得以打破僵局之"振奮",以"凡事總有商量餘地"的夢惑之。受招者先對強權憚三分,後加保自以為辛苦打開的缺口及虛榮,必然叫價退讓,以防強的一方隨時拍枱返面,前功盡廢。至忐政權成功以退為進,乘勢予取予攜,牽扯對家之事大功告成。
頑固派勢孤力弱。他們感情脆弱,警覺異常,易受刺激,容易躁動,只能流於形式上的反抗,以滿足一時之宣泄及踩台,搏政權垂注。只要當權者繼續對頑固派置若妄聞,對家必然愈加躁動,行動愈見乖張,到頭來反而嚇怕多數群眾,消耗群眾對所謂"激進"行為僅餘容忍,真的埋首純粹"理性",表面以為自己致力鱷口偷金,其實是只求向權力乞討最多。
無限狂躁,頑固派最終只會重蹈覆轍,無限分裂,同室外抗無力,過盛精力唯有耗於內鬥妄求至純,實力嚴重溝淡,最終不值一哂。
至此,抗爭勢力完全崩解。

一句貫之,香港人不識政治手段,每每將史無前例的舉動看成激進,他們不明所謂激進其實理性,自然對"激進"容忍有限,窒礙了一些有心採取更為激烈的小數。要將行動升級,除了要考慮行動對己方的僅餘實力有何影響 - 在一個完全不公平、強弱嚴重懸殊的環境,你以為自己大不了以退為進,事實是對家進一呎,你要進回十吋才能補償 - 還要了解群眾對"激進"的容忍是否瀕臨透支。否則小數人一股腦兒一廂情願,自以為豪情蓋天,以為自己在挺身教育群眾,實則是把群眾嚇得遠遠,打死都不用你來教,結果是除你自己求仁得仁,什麼都沒有達成。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