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5日 星期六

香港精神害人

埃及變天,香港人若無其事,對事件不聞不問。
"喺囉,新年流流,和和氣氣咪好囉,仲咩又示威又衝突呀,最緊要和諧嘛…"

什麼是香港精神?筆者從來都摸不著頭腦。
我只知道,一種要忽然高調宣揚,還要出自政府口中的所謂精神,肯定是有形無神,是騙人的口號。
據我理解,香港精神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刻苦耐勞,靈活變通。難關再多,香港人都可以咬繄牙關,衝得過。
然而正正是這種"靈活變通"和"刻苦耐勞",令香港人難關重重關關過,永無止境。
太過刻苦耐勞,太易靈活變通,會令人無心思索社會的問題,無視社會的不公,應該怒的,不曉怒﹔應該爭取的,動輒退縮。過份專注於應對眼前的"現實",令香港人無暇、無心、無力認清那現實是必然還是偶然﹔是天意還是人為。沒錯,再困難、再糟糕的,香港人都捱得過﹔何是是誰給你帶來這些困難,是誰令情況變得如此糟糕?你顧不到,亦不理,因為反正既成事實。聰明的香港人,其下場就是愈找著出路,就愈將自己迫進死路。事後驀然回首,你會發現自己再"游刃有餘",也永遠逃不出一個死局,一個事後才能恍然大悟、早該求變的死局。無奈你早已累透,香港精神夠鐘油盡燈枯,除了認命,你無能遺力。
所謂"香港精神",就是要你以一個積極的態度,去迎接一個悲慘的命運,是縱容專制、愚昧、勾結的必然結局。就像傳說中的旅鼠,全港七百萬人,代代前仆後繼跳海溺斃,死前還以為這是"生有時 死有時",人間之必然。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very good article.

melody 提到...

同意啊!什么都需要平衡啊!不可以太过!

Magic 提到...

I care about what's going on in Egypt. Quite a number of my friends have care, and continue to care about the Egpytian peace movenment.

If you don't see it in the lazy HK news, don't say no one care.

嚴櫻 提到...

Magic,

Let me just paraphrase what you have said:

I care about spiritialty. Quite a number of my friends have felt, and continue to see "God" in its full presence.

If you don't see and feel God from the Bible and all my friends' sharing, don't say there is no God.

Tata 提到...

很久以前, 我絕對地認為教學方法及制度, 是影響一個人是否有獨立思考的主因, 因此, 我也傾向主張有能力的, 都應該到海外留學! 但現在都給改觀了, 身邊不少例子都告訴我, 還是要取決於人本身, 他的性格, 他的悟性思維比什麼都重要。

不論在那裡受教育的, 目光短淺, 各家自掃門前雪, 急攻近利, 不懂反思的人, 身邊比比皆是! 有些人更只是懂得罵, 簡單如表達意見, 參與和平集會, 甚至簽名以示支持, 也退縮, 完全沒有建設性。

中國人社會, 逆來順受, 恍惚就是美德! 您據理力爭, 就是搞搗亂! 政府就是看準這點, 宣傳什麼都好, 叫叫口號, 打出觀面的名堂, 就想把我們洗腦! 我們自己當真要好好地鍛鍊自己的思維, 不要給任何人利用。

magnifik 提到...

To 嚴櫻: The reporting of frivolous and tabloid-worthy news by Hong Kong's media outlet is yet another manifestation of the small town mentality (one of which is: "事不關巳, 已不勞心") prevalent over there. *sigh* Good stuff on your blog man.

To TaTa: One's horizon is always defined by the scope one employs. You had captured the Sino cultural/social nuances quite 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