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人啊人,你真可愛

有些人,不斷強調自己不過普通人,但又執意要跟你辯論,批評文人只識哭哭啼啼,哭不死董卓之餘,更是虛偽,妄霸道德高地。

他,對外人的"不普通"行為忿忿不平﹔然而既然認為自己不過普通,why should you give a shit to what others do?

一個真正覺得自己不外如是的普通人,照理也應視自己的意見"普通不過",無心去辯。
Because my opinion, if really that common, simply doesn't count ﹔
偏偏要辯,純因自覺意見凌駕別人,根本不普通 - 所要偏要你聽,偏要跟你辯。
The so-called common opinion isn't really that common。

他未必在意、甚至厭惡文人佔據道德高地﹔但他肯定自覺、亦不介意自己身在"智商"高地,睥睨山下的一眾窮酸文人。

再說虛偽。什麼是虛偽?陽奉陰違,是虛偽﹔理念堅定但現實上盡力而難支/不逮/無法十足,不是虛偽,是堅持。

不想道德掛飾真虛偽?只顧現實,難道就不用講一套做一套了嗎?還是"講一套做一套"根本就是那唯一的那套,所以你可以"始終如一"?

何況靠哭哭不死董卓這道理,人人皆知,算不了什麼睿智。哭不死,不等於沒有哭的理由和道理。哭,不是為了一下哭死誰,而是要感染身邊人,一傳十,十傳百,反正不是古代以死相迫的諫官(雖然是文人),不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