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革命就是要流血

若要說苿莉花革命失敗,我想它敗在未夠使政權迫虎跳牆,濫殺無辜。
任理念如何冠冕堂皇,革命的目的,就是要變天,要令強權傾倒,就必須要迫得政權以不合情理、不乎實況(disproportionate) 的極端手段,對最多的民眾造成最大的肉體及/或經濟傷害,迫使群眾陷於死角,絕地反抗。
強權之所以不時少數壓倒多數,除了力量零星之餘,更重要是強權懂得分而殲之,一方面使更大部分人不受影響,可以置若妄聞,另一方面是恐嚇有異心或疑惑的小數,殺一儆百。尤其當示威者/局中人只敢要求現政權主動改而非改朝換代,強權就一定不會浪費對家一廂情願的盼望,打壓絕不手軟,直到地極。
一句貫之,革命,是為了改朝,不是為了改革 - 想改革,倒不入投入敵陣,誘發內部崩壞。要革命,就要準備流血,就要矢志以流血激發群眾。為了避免革命因帶頭暴力而失去民心,革命中人只能以非暴力手段,以意志和決心逼視強權 - 寧願給對家打死,也不給強權予以維穩之口實 - 逼使強權狗急跳牆殺得性起,透過少數人的性命,去換取廣大的群眾悲憤、不忍和共鳴。純料奢求如日方中極權會無端開竅自願放權,倒不如留家打機,上fb宣泄鬱氣。
任何事情,都有代價,尤其關乎萬世之大業,路,從不平坦。 一涉性命,筆者沒資格鼓吹什麼,然而若真來革命,而對手又視權力更替為生死相鬥你死我活,對家不重視人命,弱勢只能以不要命迎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