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以死亡擁抱生命

香港教育,一直只重資料堆填、整裝考試及就業準備,漠視灌輸正面、積極的人生思維,當中其中一個大環節 - 生死教育,更是絕口不提。
孔子有云:“未知生,焉知死”,未知死,其實也不會理解生命之可貴。生死教育倡導的,是對死亡抱有開放的態度,進而理解人生無常,生死一瞬,明白很多事情其實未必重要,但多人其實早該珍惜。珍惜生命,就是不為別人的眼光及世俗羈絆,活得率性順心,善待自己,亦厚待愛己的人,人生既求無憾,更求無愧。生死教育以死作引,以為陰霾,其實是撥開雲霧見青天。
現代人社會物質至上,謀生為上。安逸太久,令少人不是混混噩噩,得過且過,就是埋首追名逐利,營營役役﹔不是放棄主宰人生,就是任由他人操控人生,妄以物質的豐盛,填補心靈的空虛,拾本逐末,忘情輕愛,白白流走一切最該珍惜的人與情,人是徹頭徹尾的空殼。
生死教育之重要,在於不單它鼓勵公眾凝視死亡、接受死亡,它更要令人認清生命絕非必然,死亡只視萬物為芻狗,可以無端,可以無情。明白死亡隨時迫在眉睫,就足以鼓勵當事人為人生重新定位,認清什麼是自己珍而重之,什麼不過是聊勝於無,甚至無關宏旨,繼而從俗務人事取回主導,把握時間,過一段自己屬意的理想人生。
然而,人在東方,死亡始終是一大忌諱,人人認定死亡之必然,卻又刻意噤若寒蟬,以為可以以意志無限拖延,最終促成許多遺憾、哀傷和擾攘。提倡生死教育的機構,如同行力量等,一直未得政府撥款支持,靠著少數熱心人士公餘組織自付盈虧,勉強技撐。
死亡,是未知。它之所以恐佈,在於過程可能非常痛苦,以及將當事人強行帶走,跟一生成就、摯愛分離,留下遺憾、悔疚和憂慮。知多點,就少了一點可怖,談死,就正正是在心理上做工夫,藉死亡擁抱生命,將恐懼化為動力,減少死亡對自己、對摯親所作之傷害,做到真正的無悔無疚。
要無悔無疚,就要珍惜所有﹔懂得珍惜所有,就會珍視、把握生命﹔懂得珍視生命,亦自然學識尊重生命。對死亡鬆容,是對自己的鼓勵,是對摯親好友的仁慈,是對生命的禮讚。生死教育,是一道清泉,可以洗滌正規教育對心靈、認知磨蝕,使人不再執、痴、混,為生活苟且,遠勝勸人不吸毒不上色情網不吸煙等anti-social之行為 – 因為所有健康社會的公敵,是anti-life的毒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