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當激進有激無進

我雖不是毓民的fans,但也偶會替他不值。
因為他身邊的小數支持者,著實不爭氣,有激無進,隨時令毓民火燒身。
筆者在人網偶有post文,可能出與對狙擊的看法與大圍相違,回應謾罵居多,討論寥寥‧
今日的人網,早已由往日的志同道合,淪為今日的黨同伐異,由昔日的外向型,變成今日的內向性。人網作為政治平台,其實始終如一,問題是參與網民的心態,已經變質,尤其是長居黃毓民政評的小數,我想毓民如果有細讀部分留言及回應,都會搖頭嘆息,慨嘆自己並非要這樣的支持。
政評內的若干網民,總視異見為挑釁,一心磨刀霍霍,惡言相向,以逞口舌為榮,以意氣為先。他們不屑跟你辯論,更遑論勸導,他們只求先下手為強,殺人落馬,然後自以為保駕有功,政治運動真的又拉成功一步。稍為心平氣和的,則會勸你自己看網頁、聽節目,又或質問你幹嗎沒聽毓民在某年某日的演講。
既然一直聲稱自己被傳媒打壓長期弱勢,他們憑什麼認為自己的宣傳、節目、網頁真的無遠弗屆,未有接觸,就等同白痴?
或許他們身在局內,自信真理在手,真的以為行動家傳戶曉,一呼白應。
一方面認定自己財力有限宣傳有限,但又不能接受為何總有人不明他們。
因為無法接受有人會不明他們,所以任何質疑都是處心積累,刻意中傷。
"是敵非友"觀念一成,政評內的小數網民也就時刻躁進殺上,完全忘了對方也是選民之一,也是他們所謂支持者理該拉攏的對象。Common Sense有云:你今日殺得敗某甲出政評,不等於某甲不能在自己的博客或其他網站發表相同的言論 - 總不會以為自己在政評裡劍拔弩張,就可以嚇得對方處處噤若寒蟬吧?狙擊追到天涯海角,辯論瑟縮一隅﹔口稱敬畏人民,卻又對非他心目中之"理想人民"反唇相譏、言多侮辱,與其說是出於對人民力量的熱忱,倒不如是說借壟斷、騎劫毓民之名聲及理念,一逞個人之所謂聰明及怨忿。"串"了你,喜不自勝﹔拗不來,破口大罵,到頭來只會令毓民"匹夫無罪 懷壁其罪",要承擔少數支持者私慾凌駕大事的幼稚行為,有觸怒廣大神經脆弱的群眾、壞了大事之虞。
再看那些網民固步自封的醜態,會更易明白毓民的包袱是如何沉重。某些人,爛口爛舌還不打緊,更嚴重的是對異見不屑一顧,以為"不屑"就是"不戰而勝",真的相信"你一認真就輸了"大至某人動輒說不屑跟人家辯論,以個人意氣剝削群眾理解雙方政見之權利(跟陳鑑林辯論期間不屑提二零零七雙普選承諾異曲同功),小至人網barmarco那句回應筆者文章的one-off 經典"d論點好好笑…",全部都中了"你一認真就輸了"的毒。事實很簡單:假如你將辯論純然當成單對單的意氣之爭,眼中只有自己(和尊嚴),你當然可以不屑去辯﹔可是你每一次的回應,都是一個讓周圍群眾加深了解的寶貴機會。你覺得對方有意丟難,不等於你不能將回應的焦點落在廣大的群眾,以守為攻。
若然是你屢屢主動放棄宣慱、解釋的機會,就不要怪人人都你們置若妄聞﹔
既然你認為"論點好好笑",但又偏偏寫不出或不願好笑在哪,甘於偏安一隅聲大夾惡,亦不外乎兩個原因:傲慢或慵懶,前者是輕視選民,後者是有負人民力量。
人民力量本身凝聚力強,用不著你在裡面日夜瑟歌自得其樂。耶教傳導尚且要走出群體,走在街上都必公必敬﹔而你卻不思進取,無所收斂,這算是什麼樣的支持?
筆者相信毓民是那些不屑三呼萬歲的人。而我對狙擊事件的理解和質疑,如果對方能夠放下意氣面子,親自平心而論,而非叫你自便,以為自己寫了本一讀即醒的聖經,筆者敢說:我對人民力量的貢獻,比任何只識罵這怨那的支持者,都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