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2日 星期六

為何埃及能,中國不能?

軍隊屬黨,將領更是黨人,黨政軍大集團互利共生,一榮俱榮。政權無須看軍隊情面,可以隨便徵調幾廿百萬不明就裡、從小受忠黨教育洗腦的農民子弟兵拚血浴搏。

知識份子礙於大勢或志在私利,歸邊極權,無意開導群眾。

就算有心啟導,聽者寥寥,絕大群眾一笑置之,支援欠奉。

政權領導形象討好,民憤無以聚焦,忿恨長期只限一時、一地、一小撮污吏,行動永遠維權為主,爭權次要,無以持續及燎原。觀乎現勢,遠遠領導的好,足以補償切身體制之壞,情況恰如文革之始 - 只要中央有人權威特大、聲譽特隆,絕對有能力以打貪而非路線之名,煽動群眾推倒既有官僚。

政權一倒,官往哪走?何來直昇機載你到沙特或北韓?當權者死抱權力,皆因全體患有 “壽西斯古恐懼症”:怕權力一倒,就會給人民正法,身死敗名。就算清楚末日無可避免,他們都寧願慢慢卸貨緩緩跳船,拖過天真地久,也勝過即時抄家沒藉。

當下經濟勢頭“看似”大好。哪怕曇花一現,好歹也是一個盛世美夢,騙得了廣大掙扎的民眾去 “力爭上游”,拉攏得了受惠於穩定盛世的中產和大富。

中華悠悠五千年,亂衰十之有八,中央集權大國玉律,大一統凌駕民生、民權,局勢注定動盪。偏偏國家愈是動盪或愈有瓦解之虞,人民倒愈渴求有強者君臨天下,平定四邦。文革失控記憶猶新,中國人連自己都信不過。

外侮百年,強敵環抱,國人容易為陰謀論所惑,妄想全球針對迫害,外有強攻,內有破壞。

在今天的中國,有錢就有尊嚴,自由人權倒是次要。生而為人卻任人魚肉,中國人奴才千年,仍視之為人生必然。

中國人太良善,特重平和,迷信循序漸進,妄想極權會有自我完善條件及意識 – 畢竟六十年洗腦徹底,大家都單純得相信政權真的心中有我、執政為民,“父母官/青天”的一廂情願,根深蒂固。明明政客心腸,還當真將他們當慈父慈爺看待,妄想真的上下一家親。

中國人一時意氣多,就手旁觀多,不介意沒於人群聲嘶力竭,卻未見敢於挺身人前齊心團結。明明有變天之機,卻只敢將之當成宣泄一時之批鬥大會﹔明明能夠給政權施以壓力,卻又總會諸多顧慮,未進先退,得勢反饒人,以為可以跟政權好來好去,留得青山在,結果當然是政權打蛇隨棍,將了你天真善良的群眾。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