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石胎

洋人有所謂 “The Theory of Unintended Consequences”,以唐話而言,就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發展往往不為人力所主宰。

林忌有文 “消滅港人重點行動計劃”,借近日政府暗推“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揭示大陸政權跟香港權貴謀密清洗、溝淡港人,吞食天地,詳情不妨瀏覽http://plastichk.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html。

林忌文中的論點,筆者在此不贅,唯獨將之形容為處心積累的驚天大陰謀,未敢苟同。

或許可以如此說:小數人利慾薰心,各自搶閘賣港禍港,再加大部分人置若妄聞,還妄想鱷口偷金,以致遺害積少成多,造就今天所謂的驚天大陰謀。

祖國貪官巨賈轉移資產,炒高本地樓股,表面造就泡沫繁榮,實質變相兼併港人土地,壟斷香港經濟命脈,情況跟中國 “好意”入侵非洲經濟沒兩樣。特區政府既非民選,為簇擁兒皇帝政權,中央唯有攏絡地方富商巨賈,特區唯有巴結本土土豪劣紳,靠輸送利益分贓公利,拱衛籓籬,強撐穩定。你我作為小市民,都淪為在法西斯政權下的枱底籌碼,任人宰割,豪賭灑泠。

今日的所謂特區政府,本質不過是前朝的技術官僚,只知狗仗人勢,因循辦事,謀主人之利益,討主人之餘涎。全體授命於偉大中央,座上的特首,不過殷汝耕,席上的班子,就是冀東防共自治政府,明明拋身暴政,卻妄稱共榮/共贏。他們小數人自我閹割,卻死要拖著七百萬人的何B,磨刀霍霍,百袋隨著樓股高高掛。

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或許未必孰假﹔只是後來走出了直通天庭的某甲,以及聲稱代傳聖旨的某乙,另加本地高官或為問鼎,或為奉承,事無大小揣摩上意,只識求爺日夜泵水以消民忿,甘心止於馬照跑、舞照跳。到頭來,香港還是演著自己一向擅長的角色,殖民地。唯一的分別,就是前朝純為發財,就算養肥若干,至少不論賭本多寡,感覺上都人人有份入場搏搏,樂也融融,雖或過客,尚能留情。然而今天的宗主,卻是先抽乾後施捨,要金之餘更要你心,要了(或拿不了)你心,就不要你人(低增值人士,何不回大陸?),由祖國同胞源源溝淡,拔了你心裡香港(港英)本位的餘根,連當年民國租界都不如。

一句貫之,你要愛港,就是不忠。

論景況,小數廣東裔香港人,稱得上小數民族之一,劃為自治區也行。

今天,偉大母親連臍帶都不肯剪,不理你嚎啕和掙扎,硬要把你推回子宮。眼前忽然只有深遽的黑洞,你一時昏頭轉向,還信母親肚裡當真如別人所言和暖舒服,最後半推半就,一下子就鑽回母親的肚裡。偉大母親看見肚腹又再隆起,摸著摸著,見胎兒踢腳就巴掌一揮,喜不自勝,看上去有如那些報紙趣聞裡常見的九旬“懷胎”老僂,要等到天荒地老才忽然作動,生出來的,卻是一球頭髮,是一尊化石,但她還沾沾自喜,甚至淚流滿面。

好歹都是從自己肚裡來。

p.s. 要抗衡對岸吞蝕天地,勢孤力弱的香港,恐怕只能靠圍魏救趙,一方面靠堅持抗爭垂範大陸,一方面鼓動祖國同胞先求維權後爭民主,望祖國到頭來風雲色變,解香港之圍。聽來好像天方夜譚,但香港人習慣被殖民,對政治尤其欠缺主動。自救是不能的了,只能求催化大圍有變,藉此扭轉乾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