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我不止於"八十後"

零三七一,五十萬遊行,當時的憤怒,是跨階層,跨年代。

今天,不論是政府或傳媒,紛紛刻意將任何社運、議題,都歸究於"八十後"的憤慨。

忽然之間,公憤,成了私憤。

人民理正氣壯的咆哮,淪為少數人的"無痛呻吟"。

奇就奇在,這招"先孤立,後打擊"的路數,不但對非八十後的一群湊效,就連真真正正的八十後都樂此不疲,樂意以一個隨意的分界來標籤/標榜自己,大開中門,任政權、傳媒以點攻面,分化世代。

沒有人是孤島。不論社會抗爭議題為何,它們都是公義為本,理該無分階級、年紀、性別、種族,是一項全民行動。政權為了淡化民怨的舖天蓋地,便於打擊(不是疏導,反正沒可能),都會樂意大施內部分化之技倆,將本屬全民的怨忿,收窄成一小撮人或個別階層的不忿。政權先會一邊淡化抗爭的議題或抗議的原委,一邊高調宣揚攻擊面內個別人士的激進行為,以偏蓋全,令政擊面以外的廣大群眾嗤之以鼻,一下子抄了八十後的家。然後政權又會以維穩、和諧為名,故作親善,主動和好,表面顯示自己願意紓尊降貴,疏理民情(註:千算萬算,唐司長一句車毁人亡,差點令孤立八十後的大戰略功虧一簣),實則是以一大堆令八十後無法接受的空頭承諾,籍此向其他民眾突顯八十後的"冥頑不靈",進一步分化社會階層。

試問忽然一小撮人變成一個大群體大世代,會嚇怕多少偏向安定的群眾?現在不是人民vs政府,而是世代內部矛盾喎,俾你都識驚卦?

八十後無所退路,唯有繼續抗爭﹔八十前不明因由,只道新一代無風起浪,欺人太甚,再加上政府、傳媒舖天蓋地軟硬兼施 - 硬的就是直斥八十後其非,軟的就是以關心八十後、探討八十後為名,實則將所有問題簡化為八十後的不滿,為政權所有的錯誤及不當找個代罪羔羊,淡化當中的公義色彩,解決方法淪為"增進八十後就業機會"、"解決新生代無法上位"等 - 在群眾認知的戰場上,八十後其實已先吃了一場敗仗。

筆者認為:以後香港任何社會運動,都應該強調"誇世代"這元素,強調公義無分年齡,向全民招手 - 不用分六七八十前中後,反,因為中央與政府倒行逆施﹔反,因為港人還有良知。當中不論議題如何,都必須以將之擴大成關乎全民事件為目標,抗衡政權和傳媒的孤立手段。有人或認為:"八十後"這標籤,有助突顯他們的無能為力,能夠爭取廣大群眾的同情。然而不認不認還須認,港人大多對社運置若妄聞。給他一個標籤,給他播幾段畫面,思維點對點直接連線,"八十後是激進"便根深蒂固 - 何況當今把持香港命脈的超穩定五十後結構,子女一概早己留學外國。為保利益,他們絕對樂意抽著你們這些坐困香港的八十後來lynch,鼓動人群圍觀兼動手,以穩定為名,聯手打壓。與其任人找著目標點對點連消帶打,倒不如拉闊戰線,淡化八十後身份,強調港人全體的公義價值,將一場又一場零星、隔代的抗爭,轉為以理念為感召的人民vs政權,再次聚成七一的波瀾壯闊。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觀察透徹, 議論精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