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4日 星期五

畸型心態

簡直嘆為觀止。
可能是自覺被長期漠視或打壓,任何稍為不中聽的說話,都夠他們怒髮衝冠,口誅筆伐。
既然自稱弱勢,財力實力遠不如各大黨,
理該每一票都非常重要,都要拉,
何解他們對同樣屬於選民、但對狙擊持有異見的人,卻極盡嘲弄之能事,噪動如雷?
是他們只歡迎他們心中的"理想"人民?
是他們只接受本來一片白紙的選民,其餘稍為對他們有過想法的,一概免問?

在正常國度,最受得罵、最該對選民謙卑諄諄的,是政治人物,因為票在人民。哪怕他們心裡對持不同意見的選民異常不屑,好歹也要做戲做全套,對選民諄諄善誘,而非逞一時之口舌,嘗一刹得勢不饒的快感。
英國前首相gordon brown,當年就是衝口而出鬧著個婆娘,結果名聲大跌。
現在口稱參選的一夥,會罵人﹔圍在背後簇擁著的,更會罵人,還愈罵愈過癮,好像認定罵個對家狗血淋頭,在口舌佔了便宜,就算是為行動加分,擊退了野蠻的敵人。
他們寧願求剎那間凌駕於你,都不屑跟你平起平坐,真正視對家如普通選民,嘗試改變對家的想法。
這是選民卑視選民。
若干人,妄以為行動Fait accompli(係人都知?如果係人都知,點解你仲稱自己小數?),不屑申辯詳解,對異見又兇神惡刹、劍拔弩張,認定一切都是詆譭攻擊,一概誅心。
這些活動,注定小眾。

p.s. 粗俗點說:而家係你求我投你。選民唔係要求咩議席,對你言語刻薄問多兩句,天公地道﹔你要爭取我支持,或者你要幫某人爭取我既支持,憑咩夠膽串番我轉頭,以顯你幾英明神武,我幾愚不可教?呢個世界唔係通地綿羊,你講咩佢地就跟,咩都唔敢咩﹔何況而家唔係有人完全唔聽佢地既論述,而係佢地根本一見你跟他們意見不合,就連解釋都懶,更不屑逐一細究對家論點,早早認定你無被說服的可能,與其多費唇舌,倒不如殺之後快。可是你"殺"了我,我就不會去投票了嗎?我就會自動投給你們嗎?對壓制民主的一群,劍拔弩張,得勢不曉,理所當然﹔但跟同樣支持民主的同道人如此這般,試問憑什麼要先前被你輕侮的一群自動歸心於你?在民主陣營裡,香港人何時才擺脫靠逞一時口舌、一刹聰明膨脹自我,轉而認真尊重異見,有耐性地、有格局地辯論、論述,靠實質的優勝之處去競爭,而非滋生於所謂對家的"不屑",沉迷雲中道德高地的爭奪,卻著著失去一地一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