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3日 星期四

激進派裡的建制

說你有投票的自由,狙擊又好棄權又好,不接受。
勸你如果真的要喚醒民主黨,不如支持真的為理念犠牲黨團庇蔭的出走黨員,不接受。
提你不要單單因為某某人喊"狙擊"、"償債"就不問政綱、承諾而自動過票,令他們無償當選,不接受。
說他們由始至終都是以狙擊民主黨掛帥,其餘純粹旁枝末節,不接受(還以實質政綱"待出"推搪)。
質疑所謂"選民教育"虛無飄渺,教法何以只能xx力量這一途,不接受。
人家自有質疑狙擊成效及目的之自由,不接受。
一方面承認自己勢孤力弱宣傳有限,但又對於有人持有跟xx力量的主調有別的資料或想法,不接受。(這邊廂說自己備受傳媒打壓,那邊廂卻說很多有關xx力量的理念或目的"眾所周知"?)
對於同樣貴為選民,但未必是xx力量心目中的理想人民,不接受。
一句到尾,什麼都是假,他們只效忠於一個組織、一個目的,兼動輒注入道德色彩,非黑即白,有對無錯,質疑當反對,分析當投誠。
思維很簡單:要狙擊,搵xx力量 only。That's all.言簡字少,最啱大腦歸公,上天下地你最聰明。
遠的,黨國不分﹔這裡近的,也是黨民不分。
溫和派裡,不想見到有大佬政治建制幽魂﹔激進派裡,筆者也不願見有人壟斷抗爭及道德高地,僭越民情,妄稱號令天下,成為激進派裡的無形"建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