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 星期一

願意給華叔一些reasonable doubt

筆者無意為華叔做神,只想從另一角度,審視坊間對華叔之批評:

1. 說他反對五區公投就是背叛民主?筆者贊同五區公投,卻從不認為五區公投無民主黨不可。筆
者跟華叔的分歧,只在手段,不在理念。只是對手段有異議就算背叛?可是他也沒主動勸人不
要參與,擊沉公投。香港人多少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投票純屬個人事情,無須事事要靠一
個組織牽頭動員。公投不如意,是因為公眾不明目的,無知公投的象徵意義,嚴重低估公投
對政權的壓力。

2. 說他多年把持支聯會主席一職攪老人政治?對不起,我沒聽錯,是支聯會不是共產黨?支聯會
是執政黨嗎?是一個政黨嗎?支聯會真的很有權力,可以左右施政、抗衡中央的嗎?支聯會主席
有什麼利害的權,可以吸引華叔把持廿年呢?筆者個人認為:華叔作為支聯會的創始人之一,
掌帥廿一,純因愛得不能自拔,自覺一日精神猶在健康仍可,都想為支聯會作最大的貢獻,
服務終生。要說把權,這廿年以來,有誰聽過支聯會有過什麼黨爭、朋黨?NEVER!何解?因為
支聯會不過是一個理念型的組織,是一個將眼光放在平反六四及支援愛國民主的團體,而非
矢志奪一時之政權或民意。它根本是一個建基於多年對民主的貢獻、有名望、有動員能力的
組織,當真權力慾特大的人,才不會在意這組織帶來的虛名。
至於批他在民主黨貴為元老指點江山,同為創黨人的李柱銘,當日意慾拉攏黨友支持公投反
對政改,何以無人以元老施壓貶之?再說華叔貴為黨創始人,說話舉足輕重理所當
然,對黨員影響深遠亦是肯定,但民主黨真的一定會集體屈服於他一人之見嗎?難道華叔
跟鄧老一樣,背後有軍隊撐腰嗎?他有什麼逼宮的法子?

3. 支持政改是出賣港人民主?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日前在電台提及華叔,說華叔是懂得見好就收,
有遠見,有策略。筆者嘗試以此猜度:華叔之所以支持政改改良方案,是他心裡其實明白,
要跟如日方中的北京討價民主,眼下方案已經最好。香港人是否厭惡政停滯不前,倒是次
要﹔更重要的是制度鳥籠,任泛民如何勇猛,廿三、四席已是極限,而五區公投投票率,更
暴露出當前整體港人的認知及熱誠有限,注定泛民當下只能被動地企硬,而欠缺談判的籌
碼。
今日香港政局之困迫,關鍵在於無人能夠在立法會外另起爐灶。任你對體制諸多不滿,
你都只滿在一個完全由中央操盤的鳥籠裡又叫又跳,但又要完全屈服於一套擺明針對、
剝削、壓止泛民的遊戲規則。鳥籠有入無出,你不能逃離鳥籠,就只能靠嘈靠叫,迫得
主人滿不奈煩,勉強開出一扇小門給你探頭在外,稍稍呼吸清新口氣。華叔或許認為:
泛民聲勢再強再大,任你花樣百出,到頭來還不是要依存於現有這個不公制度爭取席位,
弱勢永遠,永遠只能令政改原地踏步,但又無力出價。既然客觀形勢無法容許泛民一下
子以畢其功,倒不如逐寸爭取,望那扇門愈開愈大,活動起來愈見輕鬆,以圖長遠。在
他眼裡,現在泛民內部或有若干黨派,既不願接受強弱縣殊之現實,亦誇大少數死忠派
的狂熱積極,以為全民歸心,振臂必呼﹔但現實又偏偏是民意起跌長期被動,每次都得
依賴政府一時之失政、親中派一時之矢言、中央一時之失格,方能勢起於一時。除了千
載難逢的公投外,泛民根本再難主動締造或帶起一個真正能牽動群眾的議題,更遑論讓
港人看到阻擬以外另有出路。與其妄想中央會屈服普選即到,倒不如趁中央對民情當有
猜疑時逐小累積,取了再算。閣下認為他出賣港人利益,華叔或許是看穿無限拖延,最
終一場虛空。
當然,改良方案最後落實如何,民主黨是否真的受騙,這就關乎局中人是否有認真思量、
是否天真太過,而對家又是否請君入甕,這全是具體細節的問題。惟在政改方面,華叔
確實顯示出一種務實的態度,見好就收始終如一,先不說對錯,但至少是有根有節,在
當下亦合情合理。至於未來結局如何,who knows?說這是有心背叛民主投共靠共?他獲發
回鄉證了嗎?回鄉了嗎?他會在意政府和中共的讚譽嗎?廿一年來投共機會多的是,幹嗎要
臨老臨去時才投?可以換得個政協主席撈撈?華叔這些年來,有什麼兇險事情未頂過,何
曾退縮?一個深明中國歷代盛衰而又風骨崢崢的他,會不在意歷史的評價和身後之名,主
動出賣民主嗎?民主是他一個人賣得了的嗎?

筆者重申自己無意為華叔化造神。然而筆者覺得今天坊間對華叔批評再多,都不足以否定他一生為教師、為民主、為社會、為中國所作出的貢獻和堅持。人無完人,他今日之決定,未來影響未知,筆者願意給他一些reasonable doubt,在此時此刻尊重、敬重這位真正的愛國人士,無意未等歷史之判決就狂轟濫炸,但求發泄。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