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小小說) 給我一個理由去繼續愛你

"給我一個理由去繼續愛你。"
她躺在我的大腿,遙望眼前一望無際的大海,淡然說道。
我愕於她突然而來的一問,只懂垂頭凝視她半邊臉脥,竭力從她眼裡搜索出半點端倪。看見的,不過是一抹空洞。
"你…幹嗎問我這個?"
我勉強差出僅餘的思緒,語氣猶疑得連我也感到詑異。
"你答不來嗎?" 她輕聲答道,雙眼還是留戀著這刻烘如蛋黃的雲霞。
無聲間,我瞥見她的尾指指頭,竟牢牢套上一層厚厚的藥水膠布,邊緣沾有一截截烏黑色的穢物。
“你何時割傷了尾指?”我問她,伸手捉著她的尾指。
她的尾指在我手裡緩緩打轉,不消半秒,滑出了我手心。
“沒什麼,不過是給硬咭紙割傷而已。已經是兩星期前的事,我想沒有大礙。”
她的,語氣,淡然如舊。
究然一股朝岸而來的涼風,寒得令她一下縮作一團。
不知何故,我總覺得她躺在我身,縮得有點拘謹,有點疑惑。
"哦,我明白了…原來是我粗心大意。來,我帶你去玩玩,補償一下!"
我輕拍她的肩膊,肩膊應掌微微顫動。擱在我肚腹的她,又向前一縮。
她視線仍然盯著眼前漸似滲水的雲霞,徐徐說道:
"你知道嗎?平日我一下班,就是一心想跟你逛街,或找朋友四處消遣娛樂,真的什麼也沒想過。"
“沒想過什麼?” 我問她,右手輕輕擱他的臉脥,沾了她臉上丁點的微溫。
"你是不是怪我沒關心你?令你不高興、不安心?"
我嘗試撫掃她的臉脥。
浸在夕陽中的她,身軀彷彿塗有零星的金砂,流過她的一抹秀髮。
"以前我結識的男朋友,每一個都是困在成人身軀的小孩,一見我就破殼而出,逗得我很開心…"
她轉過頭,雙眼望著我,隱約沾上餘暉濺出的閃閃金光。
"哦?幹嗎找我跟你以往的男朋友比?你嫌我不夠幼稚嗎?”
我,好不容易勉強擠出一個自認為不滿的表情。
說真的,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不!不是這樣…我只覺得…只覺得…哪你呢?你又為什麼會愛上我?" 她問我。
一抹海風,又朝岸邊襲面而來。這一刻,我倆緊緊縮著身子,不自覺地靠得更緊。
腦裡本已零碎的句子,吹散成一堆堆語意不明的辭匯。
"哦?連你也弄不清嗎?"
她再問我,語氣是出奇地平靜,未有失郤半絲淡然。
"不如由你告訴我,有什麼原由令我不愛你?" 我傖倅地還以鎮定,向她問道。
她一句也不答,只是聳一聳肩,然後又將身子轉向眼前的大海,手肘剛好頂著我的肚腹。
她和我,正在同步思索。
"唔…或者是我近來胡思亂想…"她說道。
“唔…我們不如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我雙腿有點累了…” 我大伸懶腰說道。
“不!不要走!我躺在這裡,覺得很舒服…”
她蜷縮雙腳,上身朝我大腿用力一壓,立時拉下我伸至中途的懶腰。
“我問你這些,你會覺得奇怪嗎…對不起…” 她問我。
我再次伸手捉著她受傷的尾指,指頭輕力搓揉那厚厚的藥水膠布。這一次,她沒有縮手,尾指順著我的撫摸徐徐擺動。
“愛,不用說對不起…” 我告訴她。


對事都尋根問究的我,唯獨是與她的關係,我偏偏沒心思去考究。我由得自己的感情,放鬆翅膀,如影隨形。
她不過是胡思亂想罷了,實在沒理由去焦急。
不是嗎?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
"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