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名著被改之遺禍

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百年巨著 “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及 “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在美再版推出,出版商將書裡所有 “nigger” 改為 “slave”,聲稱為免傷讀者的感情。
傷害感情,常聽自我國領導層口裡,頻密有如革命口號,你很難明白:一個如日方中的國家,感情怎會如此脆弱,一字一句一說話,就可以教全民十三億同悲崩潰。不過話說回來,美國出版商刪改經典巨著內容,不但摧毁了作為作品一部分的歷史背景及作者原意,騎劫巨著,亦是嚴重侮辱讀者的心智﹐以為真的會寫者無心,後代有意 –誰比這樣更傷害感情?
任何偉大作品,從來都不是為了讀者看得舒服、歡心,而是引導讀者理解讀者建構的環境和章節,引發思考。作為兩部反思種族歧視的經典,刻意將之潔淨,等同消滅前作另寫新著,馬克吐溫的作品是屬於他本人,屬於人類文明,容不得少數人的怪思謬誤或商業考慮,充當道德裁判,任意污衊。
政治正確一到極致,就是自我抑制和自我審查,為了所謂禮貎,為了若干人脆弱的心靈,出版商不惜一廂情願地污損經典,這跟極權政府由上而下竄改歷史以壯認授,其實同出一轍:為小數人的吹毛求庇的扭曲心性,牺牲大眾。更危險的是,是次舉動乃發生於特重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美國,是有人在未受任何政治壓力,以及在一些純粹一廂情願的社會壓力之下,自動自覺、不問情由、不理影響地刪改內容。這絕對是對自由的一種背叛、對謬思的獻媚。
兩部巨著面世逾百,何以今天才要忽然 “正確”,突然有人會為 “nigger”感情受傷(何況黑人圍內也同名自稱)?希特拉 “Meim Kampf”長印長有,又可曾聽聞猶太人群起攻之要求刪節?因為大家明白,要警世,就只有將希特拉一字一句的真跡完全保落,千秋後代才不會忘記往後慘劇何來、罪魁為何,歷史才(儘可能)不重轁覆轍。嘗試玩弄文字,以一個相對平淡的字眼來取代一個滿有歷史象徵的用字,淡薄當年種族歧視之熾烈、階級之森然、意識之醜惡,縱使改者未必有心,但實際結果卻是為民族脫罪、卸責,並且愚昧後代,以為包容和諧自有而有,無須奮鬥。這也是對歷史、以至良知的背叛。
相深一層,馬克吐溫巨著慘受凌辱,皆因弱勢,換著聖經可蘭,基督徒投訴可蘭傷害上帝感情,回教徒指責聖經屬偽經抄襲,難道要求耶教回教倆相和合本,免傷和氣?舊約有云,在安息日做事得死,誰喊要改?竄改文本的慣例及惡果,由日本教科書“進入中國”,以至中國共產黨“領導抗戰全面勝利”,遺害足已夠警世。文學和歷史,都是屬於當時締造者、屬於全世界。改什麼,由誰來改,誰都沒資格。

p.s.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