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肥皂世紀

無線劇集再爛,都未必比很多人的人生爛。

很多人的人生,剪接房大鋸一鍘,命再長,留得下的,未必有幾分鐘。不堪的、難回首的、荒謬的、痛心的、無聊的,就算由自己充當剪接師,騙人騙自己,留不了多少。

忽然覺得,城市人的很多情感,日趨泡沫。不少人需要流行曲、電視劇集、電影及小說等訊息產品,來提醒(或喚醒)自己在特定的情況下,要有一些既定的情感。有人以為某些文字、片段真的很 “到”,能夠深刻反映、勾勒自己一時一地的感情,然而現實正是某些場合、氣氛實在近乎搬字過紙,令當事人在現實世界裡,如實將情節裡面的虛構情感倒模呈現。就像商品廣告要虛構需要,情懷也可以透過流行作品大量生產,你無以名狀的感受,賴著內容看似反映個人、實則歸一的作品來冠名呈現,你似是而非,不知不覺便開始愁緒萬千,幽幽渺渺。

究竟是情感被喚醒,還是感情受指令,你分不前,亦理不了 - 人人生活實在苦燥,九成九人的人生不是營役,就是庸碌,自己無力牽動死水,就唯有靠別人之手虛構經驗,對號入座,再按圖索驥,去尋覓一個人家說你應得、值追的人生。

然後滄海桑田,某日你發現自己所追求的,一直虛無,你不過是在夢中搜索枯腸,你終於醒了。

你或許會氛忿,又或自覺愚昧,怎麼一直相信那些謊話,何解不早早認清現實。

但這些都不重要。

一來因為人生沒剩多少時間。

二來,假如人生就是一場夢,你活在夢中的夢,也沒大礙。現實或許令你多番受傷,但有更多疑幻疑真、美夢曇花瞬間,令你曾經快樂過、感恩過。

因為你曾經落手編織美夢。

美夢,亦曾有過成真的一刹。

在剪片房裡的你,確實剪了許多片段,精華版三分鐘就在眼前,嘔心瀝血,但你依然會低下頭,拾起地上的零零碎碎,逐格在手心撫平撫平,忽然間,你滴下眼淚,心坎既幽且痛,說是剪了,其實不曾捨得 – 因為這裡每一格都不能剪,剪了,你就不再是今天的自己,而是一個人家認為合宜的你。

一生情懷未必由主,可是就在這一刻,就在剪接房回首前塵的瞬間,那滴淚,是真的,是你一人獨有的。你覺得那刻無以名狀,千腸百轉無從說起,這就最真。

原來,沒誰的人生是爛的。

然後,你發現,菲林仍有,你忽然有自己"拃"機的衝勁、編劇的興致、導演的信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