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狙撃力量之新局

筆者一向不明選民力量成立為何:既然認定民主黨出賣選民不共戴天,為何不認真成一矢志取而代之政黨,建核心之政綱,立長久之方略,而只甘於“教訓”一時?近日民主黨明明出走者眾,為何局中人仍然只顧倖災樂禍及個人包裝,未有對出走派熱烈招手,擴大參選範圍,以壯狙擊? 於筆者而言,溫和民主黨跟 “溫和”狙撃派,分別是零,沉緬隔靴搔癢,最終只會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社民連前主席黃毓民領黨內非當權派另組人民力量,矢志狙擊民主黨。毓民貴為社民連創黨主席,理該是意志貫徹全黨的精神領袖﹔今天竟要出走,箇中玄機無謂揣測。當下最重要的,就是他夠能以個人的威信及聲望,令漣漪猶沓的狙擊聲勢再起波瀾,甚至整合新黨內外的狙擊力量,對民主黨施以不容忽視的重擊。

然而狙擊的戰場,是區議會。區議會始終關乎地區工作及區內連繫,妄將區選當作一時一地的政見平台,恐怕只是一廂情願。而新黨棄社民連草創之地區架構而自力開墾,亦注定艱辛。何況狙擊派以 “票債票償”為選舉口號,倘若選民過票支持,債就從落在狙擊派議員身上。狙擊派不能將單純將出選及當選當作還債,而要從此揹上區內實際民生事務,在地區立椿,以發展成一兼顧立會及地區、內外皆盈的正常化政黨為長遠目標。人民力量要長遠取得公眾的認同,就不能只賴一時一地一黨之怨懟,並教公眾相信新黨不會再因任何手段之分歧,重蹈傾軋、分裂的覆轍,讓有心人有機可乘煽風點火,到頭來理念至純,卻元氣大傷。

泛民新黨繁花似錦,與其說是分裂,倒不如將之視為民主多元之必然。泛民不是沒有多元的本錢,而是不再有令群眾失望、犬儒的餘地。任何合資格人士,都有權以任何理由參選區議會,是否狙擊倒屬次要﹔最重要是認清普選跟誰終極對奕,認清政治沒有、亦不能有永遠的敵人。人民最大,一黨不過是民意的載體,為著唯一的終點,變通是生存之道,就如當日破五區公投之天荒一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