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十事呻(修訂版)

點列,比較適合筆者。

1. 不論閣下參選為何,只要你合乎資格,即可參選。是否為了狙擊,不重要,亦無所謂對錯。
2. 既然認定民主黨出賣選民斷送普選,何苦甘於懲罰一時,而不認真組黨成團,矢志取而代之?一不做,二不
休,純粹為了嚴懲(教育?)一黨於一時,不值得冒"鷸蚌相爭、漁人得利"之險,狙擊狙得那麼溫和,跟溫和民主派沒兩樣。
3. 選票在民,選民想以選票達成什麼目的,純粹個人決定,與人無尤﹔但請留意,民主選舉,不是單純為了
罰惡:有人肯鋌身為你討回票債,閣下也該再問對方:你跟民主黨有何不同?票投了你,債就從此落在你身
上,相比於民主黨,你可以為我爭取到什麼?你有什麼法子為我爭取更多? 贏了就"人民勝利公義萬歲", 輸了又可以"雖敗猶榮力拒打壓",其餘什麼都不用承諾,幫你出了氣就算履行責任,世上哪有這樣便宜的事?
4. 今日大喊票債票償的人,當中究竟有多少人過去真的投了民主黨?最聲嘶力竭的一群,究竟是不是名副其實的債主?
5. 閣下指民主黨鑄成大錯,是指民主黨錯在跟中共磋商,還是怪它叫價太賤?如果民主黨成功爭取上好條件,你還會不會怪民主黨投共賣港?如果你認為任何泛民黨派都不應跟中共討價零交流,什麼力量就正合你意﹔如果你認為談判可以,但必須開天殺價爭取最好,對不起,什麼力量殺聲震天,阿爺面子尤關,一定不會跟他們接觸,更遑論磋商和妥協,選它為啥?
6. 由始到終,狙擊民主黨,都是什麼力量賴以存在的目的,也是它唯一號召民眾的本錢:組織者心態如是,支持者亦是受此感召。什麼所謂教育選民等理由,全都是冠冕堂皇的ADD-ON,何必猶抱琵琶半遮面,又忽然轉稱除四民(現在才加上民建聯補鑊)?。如果狙擊不是終極目的,試問當初何必黨團分裂?如果狙擊不重要,何來許多恩恩怨怨,何來什麼出賣投共的煽情指摘?
7. 很奇怪,什麼力量一方面承認自己財力有限宣傳艱難,一方面又不願接受群眾對什麼力量有"誤解"的可
能。對任何有關他們的質疑,不是口諸筆伐,就是不屑一顧﹔不是愚子不可教,就是有心詆毁打壓,好像批評者並非選民,"選民"只限狙擊支持者 - 唔明?自己睇網頁啦,講都費時,而唔明就一定係我錯,仲問就係我有心攻擊。
一個組織,只求鞏固既有的簇擁,不願對圈外廣大公眾諄諄善誘,受不了批評者的合理疑問,無所前途。
8. 筆者一直支持某黨前主席回巢奪權,藉固有地區組織更上層樓,然而貴為創黨主席的他竟然出走另組團
體。他一方面認定自己是非當權派,一方面又說很多人追隨退黨,某黨日子將盡 - 既然前主席有那麼大的號召力,既然隨者眾多到足以垮黨,怎會奪權不能,當初何必出走?他為創黨主席,說自己對黨殫精竭慮,又怎會忍心親手摧毁多年心血,另起爐灶?早前還認定其前接班人不過阿斗,奪權理該輕取,何必辛苦一場?如果純然人事紛爭,又憑什麼為人毁黨?
兒子給人家帶壞,作為父親的你,難道會眼白白任兒子繼續誤入歧途,車毁人亡,說"呢D仔我當生少個,
我生多個都仲得!"
8. 十五國外交使節出席所謂"司徒老人"的喪禮,對什麼力量而言,是否等同十五國默許或認同司徒老人賣港求榮?什麼力量何不一舉打破當年義和團之記錄,狙擊十五國之政府,擴大戰線,順道爭取香港以外的支持?
9. 真心想民主黨徹底醒覺,筆者寧願你投那些前民主黨黨員的參選人,如新民主同盟,只有他們才有資格為當初確實投了民主黨,而對該黨政改取向不滿的選民討回票債。至少他們真正犠牲了自己的利益和黨團的庇蔭,敢為你的想法孤身出戰,而非口行行,志在一時之意氣風發。
10. 納粹黨,在德國也是小數,也是受到普天蓋地的打壓,但這不等於納粹黨手持真理(筆者並非以納粹黨比擬什麼力量,請勿無限上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