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不要干預港人的良知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解畫“井水不犯河水”,意指兩地司法互不干預。
筆者奇怪:本港法院何曾有過干預內地裁決的能力?憑什麼干預內地法制?
香港不過祖國一市,論干預,由人大釋法到普選定論,倒是偉大祖國屢屢因應權宜,不是推倒終審裁決,就是扭曲文本字意。互不干預的互,從來只有單方,何來雙方過?
所謂干預,無非都是責怪港人及傳媒過份義憤填膺,以公義凌駕權宜,以維權凌駕極權,吱吱咋咋,聽得本來理虧的北大人老羞成怒,斥以大義而已。一句到尾,偉大祖國信奉“我管治你,你不要諸多聲氣”原則。香港要繁榮得靠祖國,攪到舵手芒刺在背船搖身扭,終歸無益彼此。偉大中央要你只能在良知跟利益二擇其一,其餘少理。
傳媒聲稱王對王丹來港一事發言,指他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地處理這事,可是好在於誰,沒人知。民建聯葉國謙議員認為有人“愈嘈得多”,王丹愈難獲批來港,這就奇怪:假如一切依法辦事,王丹能否來港,怎會為小數人之喧囂所止?不主動爭取,誰敢信中央主動放行?任何某人不中聽的,都可以是嘈,名副其實是嘈亦憂不嘈亦憂 - 不過是個人思情念義隻身吊唁,何必橫生枝節?早日還大讚逝者功在民主,轉頭連跟他私交甚篤的摰友都諸多阻撓,還有比這更虛的情、更假的意否?
筆者想向王主任進言一句:放心,香港人沒能力、亦沒資格干預貴政府的法制-雖然我們口稱一家人,但請你亦不要干預港人的良知。
因為良知沒有兩制。
(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
"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