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回朝不回朝

先自聲明:筆者並非社民連中人,亦對社民連近日連串事件毫不知情。行文不過對一時之人和事,以供討論。
曾幾何時,筆者非常反對老鬼回朝,亦認定若干人事情失敗後輸打贏要,以致黨團混亂,攻訐不止。但事過景遷,筆者觀當今之勢,只覺自己當日實在過份低估創黨者與黨團之依存關係。政黨新立,必然要依仗創黨者的個人理念及魅力,方能凝聚力量,感召同道,問題不在於政黨依存個人聲望,而是政黨如何在發展期間,能夠將創黨者的形象或理念,升華成一套貫徹全黨上下的核心價值,令政黨以後可以安穩相傳,不致的今日分崩離析。上述過程未成便過早移交帥旗,在上牽頭無力,膝下資淺混亂,私心實利相雜,要讓政黨重新上路,任你千不願萬不願,真的只能靠老鬼回朝,一個得到廣泛團眾支持的回朝。


社民連要止血,三子實在責無旁貸。
事已至此,實無理由盲信 “不在其位 不謀其政”。
黨殼仍在,靈魂已朽。不論箇中是非如何,事實是局中人明顯掌舵無力,任船衝撞。
真心支持社民連的人,斷不會眼白白看著社民連船沉人亡,亦絕不介意有重量級人物挺身而出,撥亂反正。
長此下去,局外群眾只會認定社民連是亂,是糟,不過一團政棍。沒誰會願意細心縷析一切恩怨的來龍去脈,在意公道屬誰,人人都只會以一團糢糊印象作準,認定社民連劣性畢露,無可救藥。
三子此時挺身,就是一洗黨團頹風,一掃亂局。
怕有人批評這是太上皇干政?So What? 干不干政是其次,是否干政有名、有理、有為才是關鍵。假如純粹一逞私慾,就怎樣干都是錯,如何干都得不到支持﹔假如是為救黨團於萬一兼承黨友眾望,三子三鎚定音,可以頓時止息一切的流言、陰謀與紛爭,實乃非常時期之非常手段。
想跟對方好來好去或顧念感情?對不起,黨的組織和理念,遠比任何個人的情誼為大,更何況黨團正是肩負爭取全民民主的使命,而終極大敵猶在當前?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今日割蓆,不等如來日無緣重圓,揮慧劍,斬情絲,乃從政之必然。不認不認為須認,社民連之屹立,確實倚仗三子之形象和名聲。社民連始終初生,風雨飄搖,不靠個人聲望(不是權威),不靠品質監控,無以凝聚骨幹,容易為人騎劫。所謂"個人崇拜"的問題,從來都不是三子自家攪個人崇拜,而是他們本來就有藉同道崇拜、敬重的條件,個別人拜得走火入魔,不等如罪在他們。環觀現況,要力挽狂瀾,可謂捨他們其誰,若然認定黨內小數不力,三子實無棄廣眾之熱忱於不顧之理。
只要是對,只要符眾望,就要做,就去做 – 我想這是社民連當初的宗旨。只有讓全黨貫徹三子的理念(不是意旨),再讓三子由個人形象進化成一套實體的理念或價值,推而廣之,社民連就能脫離對個人的倚仗,穩定發展。國民黨 (名義上)貫徹孫中山提倡的三民主義,孫中山由一個人物升華成一套價值,有誰說國民黨造神cultish?大家還不是顧念民國?
一句貫之,是非業己糾結,再難釐清,要不然握手言和口和心不和,要不然有人疾喝喊停重新上路,任由離異者自行離開,否則黨爭不滅,戾氣不消,社民黨永無穩實之日,政技無日無之。

(筆者將於月尾出版一本紀念亡母之文集,書名"神氣做贏人",所得版稅將撥捐志願團體
"同行力量",支援生死教育,詳情將於本blog公佈,還望支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