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王丹被拒之一國兩卸

王丹被來拒來港,一個字,“好”。
反正泛民無力牽動民情,小撮的聲嘶,永不及爺孫一個噴嚏更刺激人心。
只有靠龜孫不斷自作聰明煽動民情,才能令全民摒棄抗爭分歧於一時,同仇敵愾,持續對爺構成壓力,迫爺硬施不得要用軟,盡抽爺水。
對本土抗爭而言,真的是要謝主隆恩。

一國兩制,其實不過是一鑊兩卸:讓阿爺以"特區自決"掩飾干預,讓特區藉民眾對爺的普遍不信任,掩飾自己揣摩上意,賣直表忠的真相。

剛聽劉姓教授在港台節目有云:有人將華叔喪禮化成政治事件,王丹被拒無可厚非。
華叔本來就是政治人物,他神女無心你襄王有夢,擺大壽、抱孫改名都可以當成政治事件。香港言論自由,除了道德力量,誰都不能阻誰去抽華叔的水,不准就不准,用不著諸多狡辯。

歷史重覆告訴我們:愈早了結,愈快忘記,文革就是這樣。
偏偏世上沒誰比中共更不能忘記六四。
連阿爺都不敢忘,小民如我,怎敢忘?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