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與倪匡對談(虛擬)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42982&d=1407

原文倪匡,擇錄句子如下:
"民主黨的決定是對或錯,歷史自有定論,但改變立場卻是不爭的事實,意見可以不同,然而事實不容否認。"
沒誰否認這事實。

筆者只重視改變立場是變通還是權宜,是為長遠還是短期,是為小數還是整體。既然歷史自有定論,即是改變立場至今宋知孰對孰錯,不足以作為一個攻擊的論點。

"無論任何關係,一旦意見不合,最好分開,勉強在一起,只會痛苦,而且毫無好處,所以社民連和民主黨現時的局面,未必屬於壞事。"

筆者一向認為,民主理念百花齊放,泛民黨派林立,自是必然。然而倘若分裂是出於小數人對號令天下的渴求而非理念之分殊,則是多餘兼自傷,徒耗精力。何況局中人本來有力奪權,又何必無端分黨?是為公耶?為私耶?

"經過這樣的轉變,或許有人會擔心,泛民陣營變得零零散散,整體實力會因而受損。事實上,民主的而且確是零散的,只有專制才會集中及統一,所以每當民主和專制鬥爭,大多數的情況下,民主都會敗下陣來…"

問題不是泛民散與不散,而是為什麼而散。在敵我異常懸殊的情況下,你就算要散,都總不能讓對家從中得益,藉此坐大勢力。面對北京,民主寸土必爭,擴爭不了,至少也得死守 - 因為敵得一寸,已經非常不得了,我們隨時要得進十呎來補償。
當年一戰後的德國,左翼政黨一盤散沙,無以抵制納粹黨掌權威瑪。你可以說納粹頂多只能勝利一時,而歷史亦確實如此,可是正正在納粹掌權的短短八至十年間,多少生靈塗炭?大家清楚。一時民主敗陣,或許真的無法避免,但那刻敗陣後的代價,就算維時再短,誰敢說全民承擔得了?

"除非,民主一方所有人都抱著非常強烈的民主意識,才會有望獲勝。"
這種強烈意識,究竟是出於為大局著想,還是純粹包裝仇恨,以逞少數人充當英雄之喝求,學倪老所言,歷史自有定論。

倪老文章,不是為任何人站台。

沒有留言: